「小汪的親秋菅芒花」試閱08

/ 分類: , / 4 則回應

標籤: , ,

20121114

「要問什麼,快點問一問,林杯沒那麼多時間跟你們耗。我還得去弄清楚護照遺失要怎麼辦呢!」

「你的護照,在這裡。」迷你版不知從哪裡變出了一只提包。

小汪「啊!」地指著包包大叫。「那個……那個不是我的包嗎?你們、你們怎麼會有?為什麼在你們手上!」

「小看我們日本警方的辦事效率,是讓人很困擾的事。」

這傢伙講的話,每個字都字正腔圓,組合起來,卻叫人聽不怎麼懂——小汪覺得這一點更叫人困擾,好不好。

「你是想告訴我,你們日本條子很厲害,幫我找回了包包是吧?」小汪嘟囔著:「我看根本就是你們偷的吧。」

迷你版冷冷斜覷他一眸,便動手搶回在熊男拿著的手銬,道:「侮辱罪,再銬一次馬?」

「我只是懷疑你們怎麼能那麼快就找到我的包包。在你們這個鬼地方,懷疑也犯法啊?」

「我們,效率有,一級棒,聽不懂馬?」

「現在哪還有人講什麼一支棒、兩支棒,以為自己在賣冷氣呀。」小汪悻悻然地嘀咕道。

聞言,迷你版臉色一變。熊男擔心兩人再起衝突,立刻補充說道:

「你的包,犯人扔在電車站內。你報案,同事有問過每個地方,有人撿到馬上請他們送給我們這裡。」

早這麼講,自己也不會作多餘揣想。無論如何,找到自己行李總是好事。小汪伸出手道:「多謝你們幫我找到包包,東西可以還給我了吧?」

「沒有。問題沒有回答以前,沒有包。」

「厚,要問什麼快問,林杯金謀吟!」問題、問題、問題,小汪砸砸舌,不懂他們一直堅持要問什麼?難道在這裡,掉個包也得回答他們三圍、年齡、身高,才能夠拿回自己的東西。

「謀吟?」

「意思就是我沒空,聽不懂喔?」

「啊啊……索嘎。」

迷你版頷首,拉開椅子。小汪以為他是要坐下,想不到他卻一屁股坐在會議桌上,一腳踩上椅子,斜眼往上瞪著自己。

「你說的沒空……意思就是你很急、沒有時間捏,對不對?」

「你想知道我的意思,就回去問你的中文老師。林杯可不是來當你的中文翻譯老師。」小汪沒義務解釋給他聽。

但對方沒追究小汪挑釁的態度,繼續說道:「是不是有人在等你?接頭是誰?有東西,藏哪裡?打算怎麼交出去?」

小汪以小指頭掏了掏耳朵,拿到嘴巴前一吹。「林杯完全不知道你在講啥米東東。」

「不要裝花枝!」迷你版倏地怒吼,奮力踹開椅子。「我警告你,我隨時可以重新拘留你。」

裝木頭、裝白痴都好,誰要裝花枝呀?想也知道他應該是在罵自己「裝花癡」。但用在這種情況上面,也錯得太無厘頭,笑話冷到嘎冷筍。

拍了拍迷你版的肩膀,輪到熊男上陣,說道:「你認識,這個人吧?」

一張放大到一般A4文件尺寸的照片,遞到小汪面前。瞟了一眼,小汪眉頭倏地皺起。糟糕,當他想到自己不該做出任何反應或表情之際,已經慢了一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