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的親秋菅芒花」試閱04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 ,

Share photos on twitter with Twitpic

不等屬下回應,再度拆下耳麥,拍拍身邊落腮鬍的肩膀道:「我們回去吧,到了叫醒我。」轉眼他已經將座椅放倒喬好了睡姿,自顧自闔眼。

落腮鬍瞥了瞥他的睡臉,細心地將車內空調從凍死人的溫度,回到微涼狀態,之後將車子緩慢地轉出了慢車道,輕踩油門加速。

開車經過那名異國男子的身邊時,落腮鬍瞥了瞥柳的狀況——看樣子他已經成功地留住男人的腳步。比起莽撞福丸,柳還是沉穩多了,達成目的應該沒問題。落腮鬍安心地收回視線,果斷地切入快車道,朝著遠方的一棟大樓前進。

坐在擺著一張會議桌、幾張折疊椅,非常煞風景的單調辦公室內,小汪皺著眉頭,心想著自己怎麼會淪落到拜託條子幫忙呢?

雖然自己和日本條子沒啥恩怨,不過條子就是條子。不管是那一國的條子,都是國家權利養的狗,專門拿自己這種不學無術的混混當沙包踢,找自己碴的。縱使自己現在只是個包包被搶的觀光客,踏上這塊土地的時間,短到他根本不可能犯下什麼罪,用不著躲條子、怕警察。可是要小汪待在警察局裡面,覺得舒服自在?可能要先把他全身麻醉了才可能。

說起來,全是那個奇怪日本人的錯。

小汪只差兩臂之遙,就可以抓住那個偷包竊賊了,突然間不知哪裡衝出一個程咬金衝過來大喊著「哩仙拜」,將他撞倒在地,嚷了一迭串的聽不懂的鬼話,揪著他不放。小汪好不容易掙開他,從地上爬起來,那可惡的惡賊已經跑遠了——而那個揪著他的傢伙,則一臉訝異地說著:「蛤……抹集改矮達!司米馬先」不停地對小汪鞠躬。

小汪是聽不懂他在嘀咕什麼,可是聽得懂「司米馬先」是「對不起」的意思,於是火大地反過來揪住那傢伙道:

「你這傢伙光會道歉有個屁用呀!林杯的包包被那個賊搶走了,都是你害得我搶不回來。現在林杯沒有護照、沒有行李,看你要怎麼賠。」

「……欸、豆特、昂得史丹?肯特、由、史比克、英格力續?」似乎聽出小汪是個老外,男子改用英文說。

但是非常可惜,假如說小汪的日文程度是零,那英文程度就是負一。國中三年加上高中三年,總共六年的英語學習課程,只讓小汪學到一件事——自己千萬不要移民美國,否則會餓死。

「算了、算了,講也是白講,算林杯是衰尾道人。」

鬆開對方的衣襟,繼續雞同鴨講,不過是在浪費時間。小汪看著手上的地圖,起碼自己沒被洗劫一空,現在還剩下一線希望。只要能找到臭管禛,一切就會迎刃而解。

「由、哈撫、普阿補論?矮、肯、黑魯普!發摟咪!」對方忽然興奮地拍著胸脯,拉著小汪的手,不停地重複同一句話。

小汪奮力一甩,「林杯聽謀你在說什麼鬼啦,一邊去,不要來煩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