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美男」有抱有還,再抱不難?—白色情人節篇「咖啡館」

/ 分類: , / 6 則回應

標籤: , ,

連著一個禮拜的春雨綿綿,將四周染得好不「濕」情畫意,不過閻家麒只覺得這種氣候再這麼持續下去,頭頂即使沒長出香菇,人也要發霉了。

況且,濕答答的氣候也影響了他們家那間小小咖啡館的生意。

位在半山腰的閻氏咖啡館,曾經關門歇業了好一陣子,重新開張之後,生意不比從前,冷清了許多。一直到今年過年那一陣子才又漸漸有起色,這都得歸功大哥閻悖里想出的「情人節特別企劃」的功勞。

在二月十四日當天,只要光臨閻氏咖啡店,點餐時對服務生說一聲「愛老虎油」,就可以獲得一份免費招待的巧克力鬆餅。

提出這企劃的時候,大哥也只是單純地想在情人節回饋一下經常上門的老顧客們,所以並沒有什麼大肆宣傳,只有提前一週在店門口貼張海報當告示。

誰曉得當天由店門一開啟到打烊,竟創下他們開張以來的最高業績,跌破了他們三兄弟的眼鏡——雖然他們都沒戴眼鏡(好冷)

「沒想到大家這麼喜歡免費的巧克力鬆餅呀?」

家麒隔天和童壹城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反過來被大大地取笑了一番。

「拜託,我比較意外你們三兄弟事前竟沒有預料到這種狀況!」

「什麼?難道我們家的巧克力鬆餅,悄悄地上過了什麼媒體,美味之名不脛而走?怎麼連你都知道,而我卻沒聽說?」

「你們家的鬆餅的確好吃,但是你搞錯重點了。重點在於『愛老虎油』這句話呀!」

童壹城掐了掐他的鼻子,道:「能夠在情人節這一天,對遠近馳名的大哥酷、二哥俊俏,三弟可愛的咖啡館三兄弟,大方告白還有免費鬆餅吃,那些手腳俐落的肉食系姊姊妹妹,誰會錯過呀!」

家麒豁然開朗。

那一天他們兄弟確實收到了不少巧克力——還發生了一件女客人強「抱」大哥、大吃豆腐的插曲。

那位熟女大姐講完了「愛老虎油」,硬把巧克力塞進大哥手中之後,冷不妨地抱住大哥,那當下大哥呆若木雞,推開不是、不推開也不是地楞了三分鐘,也被那位身材豐滿的大姐足足抱了三分鐘之久。

「歹勢,美女,我們贈送免費巧克力鬆餅,但不包含這隻呆頭鵝喔。」

要不是二哥巧妙地出來打圓場,將大哥從那位女客的懷抱中拖出來,大哥還不知道要被人家抱多久呢!

驀地,想得出神的家麒,肩膀上被人輕拍了一下。

「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

童壹城颯爽的陽光笑臉,似乎能曬乾一切的陰鬱。家麒快速地看看左右,確認四下無人——好極了!

噗地,他自己投入了壹城的懷中,用臉頰使勁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家、家麒……你這是……」一方面高興、一方面又對他突然的舉措感到困惑的年輕人,耳根發紅地問道:「怎、怎麼了?」

「看能不能把我身上的霉味,移轉到你身上呀。」可惡的陽光男。

「蛤?可是……」濃眉大眼的年輕人眨眨迷惑的黑眼,極其自然地將鼻子貼往情人的頸際嗅了嗅。「你一點也不臭呀……很香。」

輪到家麒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知道壹城不是奉承、阿諛,故意說好聽話的人,他會這麼說,一定是因為他真的這麼想——可是這種出其不意的真心話,比計算好、殺必死的甜言蜜語,還要讓人覺得渾身扭捏、發癢,不自在一千倍、一百倍。

所以——「笨蛋,我每天都洗澡洗香香,用得著你說。」一扭頭,家麒揪起他的衣袖,催促道:「快走吧。你這樣慢吞吞的,一會兒我們又要被革思哥罵了。那個超會使喚人的暴君,遲到一分鐘都要減薪」

故意移轉焦點,掩藏一下自己的害羞,也是正常的咩。

「嗯……。」

家麒沒有回頭看,因此錯過了壹城臉上傻呼呼的幸福笑臉。

 

 

壹城騎著機車,載著家麒回到閻家咖啡館——還沒到家門,他們已經被門外的長條人龍給嚇了一跳。

「喂、喂,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有一堆女人在我們家門前排隊呀!」

壹城沒有答案,再說家麒丟出的也不是個問號,而是個大大的驚嘆號。他在路邊停好車,和家麒一塊兒邊說著「對不起,借過」,邊越過那群有老有少、有家庭主婦也有OL的人群,辛苦地進入了咖啡館裡面。

如果之前的「驚訝」等級是讓人眼珠子瞪大,咖啡館裡面的狀況是讓家麒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因為革思哥居然一個人站在咖啡館中央,一個個和那些排隊的女子們,輪流抱抱——簡直像是偶像在進行握手會一樣。

家麒目瞪口呆地看了好一會兒,接著看到待在吧台後方,默默在煮著咖啡的悖里。雖然大哥眉頭快連成一線天,明顯不怎麼高興的表情,家麒還是甘冒踩中地雷的風險,快步走到大哥身邊,道:

「革思哥在幹甚麼?他該不會是在招納後宮吧?大哥,你怎麼沒阻止他呀?」

悖里默默瞥了他一眼,淡淡回道:「他說二月十四日收了許多人的巧克力,今天三月十四得回謝禮。」

「……二哥的謝禮就是和人家抱抱呀?」

「他說他不會作巧克力,又沒錢買,最便宜而又能表達心意的方式,就是這個。」

嘖,一聽也知道是藉口。

家麒眼珠子滴溜地轉回革思身上,看著他笑吟吟地和每一位女客人擁抱、微笑、寒暄,殷勤備至的模樣……

二哥這狐狸,沒有什麼「目的」,怎麼會沒事獻殷勤呢?即使他平常對女客人一直是笑臉迎人的,但是骨子裡比誰都懶惰的他,才不會在乎什麼禮儀週到!今天忽然轉了性子,一定有什麼理由。

……二哥突然往他們這兒瞟了一眼。

雖然只是短短的數秒,雖然看似不經意,但家麒立刻捕捉到了那眼神傳遞出來的訊息——原來是降子呀!

(革思哥,你太傻了,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遲鈍的大哥絕對看不出來的嘛!)

不過家麒自己也稱不上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不是不能理解革思的彆扭脾氣和小小的心機。

(好吧,看在兄弟的份上,我就幫幫你吧,革思哥。)

家麒轉頭對壹城說道:「對喔!今天是三月十四日,你準備了什麼禮物送我?」

「咦!!」壹城一副沒想到老師的臨時抽考會叫到自己一樣,結結巴巴地說:「我、我現在去買。」

這答案差強人意,家麒笑道:「不用了啦,我跟你開玩笑的。我又沒在二月十四給你巧克力,哪有資格收你的回禮。」

「沒關係,我想送,你等我……我馬上去買。」富有行動力的陽光男孩,說去就去地,抓起安全帽就往門口衝。

「喂,真的不用了啦!」

家麒在後面追喊著,可是壹城已經飆出了門外,他只好回轉吧台,自己嘀咕(不過聲音大到可以讓大哥聽見)道:

「我又不像二哥那麼苦命,情人節什麼都沒收到也就算了,還眼睜睜看到自己的另一半和女人摟摟抱抱。怪不得白色情人節他只好和一堆的女人摟摟抱抱,好『一抱』還『一抱』呀!」

哐啷,正洗著咖啡杯的閻悖里,一個不小心摔破了。

「哇,你不要緊吧,悖里哥?」

「……家麒,這邊交給你了。」擦了擦手,卸下圍裙。

「咦……你要去哪……」

家麒看著悖里哥由自己身後走過,朝著那一長排等著和革思哥抱抱的女客人前進,不顧四周掀起的騷動,毅然決然地站在長龍的最末端,和大家一起排起隊來。

(嘻,算你還有救,悖里哥~)

這下子二哥又會怎麼反應呢?家麒已經等不及要看了。

 

 

閻革思是個稟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人,在他心中如果吃了虧不討回公道,最後悶壞了自己,誰來賠償呀?

再說世間會有這麼多性格扭曲、甚至變態的人,多半都是因為過度壓抑,和沒有認清自己的本性而誕生。

做人最好還是不要太忍耐,有恩報恩,有仇——當然報仇囉!

「嗨,革思~」

又是一張熟悉的面孔。

「嗨,謝謝妳常常光顧我們的咖啡店,美女。」

打完招呼,交換友善的一抱。革思今天不知擁抱了多少左鄰右舍,從熟女、輕熟女,到年輕妹妹,抱到兩手臂都酸疼了——一切都是為了替閻氏咖啡館打下良好的公關,也「順便」給某人好看。

他知道,那個辦案子時眼神銳利、任何細節都不會放過的前警官,只要碰上和「情」有關的字,腦筋一定轉不過來。自己的「抱」復不見得能「抱」出個什麼,可是他就是忍不住要這麼做。

(看到自己的男人,在別的女人懷抱中,那種滋味如何,今天我就讓你嘗上十次、二十次……。)

也許悖里心胸沒有他那麼狹小,也許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和多少女人抱在一起,也許悖里看了什麼滋味都沒有,那樣也無所謂——起碼革思覺得自己已經出了這一個月以來暗自吞下的怨氣。

「謝謝,掰掰~」

又和一名水姑娘結束了抱抱,外面一陣騷動,讓革思抬起頭往後望去——在一堆人龍的最盡頭,混在穿著花花綠綠的女孩子們間,那鶴立雞群的高大身材,使得他格外引人注目。

悖里?他跑去排在人龍最後面幹甚麼?學人家湊什麼熱鬧?——不對,他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呀。

因為不知道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革思接下來的「抱抱」都做得有些心不在焉,一邊猜想著悖里在那裡跟人家排隊,到底是想做什麼?一邊生氣著自己竟會被悖里出人意表的行動整到心神不寧,這不是反了嗎!

人龍隨著革思的胡思亂想,逐漸被消化掉,最終悖里來到他的面前,然後看到悖里拿在手中的一張「我是最後一人」牌子,革思才曉得他跟人家排隊的理由。

「辛苦你了。」革思揉了揉自己肩膀,吐舌道:「幸好有你終結了排隊的人龍,不然我都不知道要何時才能結束呢!天曉得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排隊。我以為只要抱個十幾、二十個就差不多了。累死我了!」

「還沒結束。」

革思一笑。「你少騙我了,明明你後頭都沒有人了,什麼叫還沒結束?」

悖里倏地伸手,扣住他的手腕,將他拉入了自己懷中,道:「因為……還有我。」

噗咚!

在胸口與胸口相互碰撞的瞬間。

心彷彿由喉嚨口跳了出來。

熟悉的咖啡香與男人味……壟罩著鼻腔,挑動著一整天緊繃、疲憊的情緒,以及……慾情。

「……喂,放開我。」

這裡可是大庭廣眾耶!革思都不敢去面對四周人們的視線了。再怎麼說「親」兄弟也不可能會在大家面前,做這樣的擁抱吧?

「不。」

「噯!!」

「這是你送我的二月十四日回禮,我有收下的權利,不是嗎?」淡然地說。

革思心想:他注意到了嗎?不可能。

「蛤?你在說什麼夢話?你二月十四日有送過我什麼嗎?」故意裝傻。

男人磁性的美聲在他耳邊低語:「那天晚上我是怎麼努力安撫吃醋的你,你都忘了嗎?那一整晚的『記憶』就是我送你的最好禮物。」

他的話當然勾起了許多不該「現在」想起的記憶,重回到革思的腦海中,害他大腦當機,臉皮發燙,雙腳哆嗦。

「……你,抱夠了吧!」

忽然,革思意識到自己的小小「抱」復,好像是搬石頭砸到了自己的腳。

「不夠。今天……輪到你安撫吃醋的我了。」

在革思耳邊放完話,悖里鬆開環抱他的手臂,道:「現在,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上樓準備——五分鐘一到,我立刻上去找你。明白嗎?」

嘩!革思瞪著男人,難道他以為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就可以這麼囂張嗎?

「五分鐘?不必、不必。」

革思轉身跨著大步來到吧台邊,拿起一壺招待用的檸檬水,再回到悖里的面前說:「你需要『安撫』是嗎?」

悖里一臉警戒地說:「你想幹麼?把水放下,革思。」

「好,聽你的,我放下了——」

嘩啦啦地水從悖里的頭頂降下,革思不等水倒完,丟開水壺,拔腿就跑說:「現在你酸鹼中和了,爽不爽?」

渾身溼透的悖里,一語不發,宛如恐怖的機器戰警般,在咖啡館裡面追逐著四處逃竄的革思。

 

 

望著二哥被大哥一把從脖子處揪起,兩人消失在隔鄰……也就是通往住家的那扇門,家麒也傻住了。

一來,他沒有想到一向沉著穩重,以大局為重的悖里哥,今天竟然會失控暴走(莫非大哥先前喝的醋量,已經大到讓他人格改變?)。

二來……

家麒吞了一口口水,膽顫心驚偷窺著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熱切」、「好奇」、「疑問」目光。那些良家婦女們,宛如狗仔探照燈的眼神,以及躍躍欲動的姿態,就像是隨時準備要撲上來,將他撕裂的八卦獵犬!

(你們嘛幫幫忙,別叫我一個人應付,這些還在店裡面喝咖啡的婆婆媽媽們!)

童壹城,你快回來呀!

 


原本是打算寫來當2/14情人節的賀文,

不過上個月醞釀還未成熟,

就移作白色情人節的賀文囉。

當初寫完咖啡館系列之後,

總覺得有點餘韻未盡(不是老是降子嗎?)

這次算是彌補一點點的甜蜜,

至於「肉」在哪裡,

就等明年的情人節……好像會被追殺?哈哈。

 

 

另外,POPO網的連載也正式開始了,

也歡迎大家到那邊觀看「清潔工了不起!」,

最初會以一週連載兩篇的方式刊登,

等到進度追平了,

就會恢復一週一篇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
作者:李葳
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創作生涯的貴腐人。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的筆名從事輕小說創作,作品「吉石駕到」系列1~3待續。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居住新北市,伺候三母一公喵,享受自得其樂的貓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