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驚肉跳的肌瘤開刀記(上集)

20130522

上個月我到榮總開刀動了子宮肌瘤切除手術的事,

應該有很多網友透過部落格都知道了。

因為是21號開的刀,

今天剛好屆滿一個月,雖不能說是紀念,

我想在記憶猶新的階段,把一些相關手術的事項紀錄下來,

可以給同樣有肌瘤困擾的朋友當作一點參考。

 

本文的(下集)文末,會擺一張從我肚子裡面取出來的肌瘤相片,

我有以濾鏡加上黑白效果處理,比較沒那麼恐怖,

不過要是不想看肌瘤實際模樣的朋友,就不要看到最後,直接跳過吧。

話說長期以來,我一直深受經痛的困擾了,

因為只要一疼起來,就完全無法工作。

有時候截稿日和經期撞在一起,

不得不工作的時候,一定得靠止痛藥才能度過難關。

如果沒有必要的工作,擔心止痛藥傷身,都不借助止痛藥,只靠著熱敷熬過去。

有時懶得用熱敷墊,就是默默地忍、忍、忍。哪怕是痛到吐,還是只能熬過去。

我家人常嚷著哪有人痛得這麼誇張,都快受不了(笑

 

十幾年前有一回去婦產科診所檢查這經痛的問題,

醫生看了檢查結果,便說是長了巧克力囊腫。當時好像說是1、2cm大小吧,因為這種東西吃了藥也不會消失,又還不到特別開刀取出的程度,所以我記得那時什麼藥也沒拿,便回家了。

自那以後,我認為自己會經痛是理所當然的,反正也不會痊癒,所以就繼續忍耐下去囉。

 

直到大約是去年下半年,

平躺著睡覺的時候,我突然摸到肚腹間有一個網球般大小,

但是並不堅硬,軟軟的物體。

根據位子與我沒有任何胃痛、腸痛,以及便秘問題,我擅自決定那應該就是子宮=婦科的問題。

(↑這是非常糟糕、誇張的,任何人都不該學我,用擅自想像的來解決健康問題)

由於我一直有紀錄自己的經期,因為很穩定間隔28日,又很規律的量,我想那問題應該不大(其實是在逃避現實),又剛好那陣子忙著工作,

一路忙到了年底,我就一路逃避到了今年,才去作了健康檢查。

一檢查,便查出了「超大」肌瘤。

那位檢驗技師以「妳這顆肌瘤很大耶,最好立刻去掛婦產科」宣判。

ㄟ,我以為是網球般大小而已……沒想到那技師一直強調「很大」,害我一顆心直往下墜。

陪我一起健康檢查的妹妹,還說從沒看過一個人「面色如灰」到這種地步,整個人都出神了。

嗯,好吧,我承認那個階段我正在腦子裡計算,萬一是惡性,萬一我怎樣怎樣,身上的保險夠不夠讓全家溫飽(汗ing

 

事後證明,這些自我驚嚇不必要、也是多餘的,與其自己嚇自己,不如直接去檢查、問醫生。

因為在事態未明的階段,應該保存體力,好吃好睡,才能應付任何的狀況。然後真有什麼需要憂慮的事,可以等問題真正發生再去面對。

你提早憂慮它,它也不會因此而消失,反而只是耗損自己精神,還睡不著而白白浪費寶貴的體力。

 

因此健康檢查完,我徵詢了親人的意見,掛了榮總的婦產科,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掛號、等待、檢查…… 中間還發生一個小插曲。

原本榮總的檢查是醫生安排妳去檢查後,一個禮拜再回去看報告的,當天我做完超音波,那技師就淡淡地說「你拿著這張超音波照片,現在回去找醫師」。

我心想,到底我的「肌瘤」是有多嚴重?於是那天我就省卻了一個禮拜的等待,立刻又回診間報到。

醫生看了看我超音波照片,很親切地叫了我的本名,說:「你的肌瘤有點多,有一顆超過10公分,要開刀切除喔。」

這時我馬上提出最擔心的疑問:這會不會有惡性的可能。

醫生的回答是目前看來是肌瘤,肌瘤很少是惡性的,當然真正的結果要組織化驗才知道,但現階段還不必想太多,我才稍微放下心。

 

在看醫生之前的這幾天內,我始終擔心著它是不是惡性的。因此聽了要開刀,我從沒有考慮過「不開刀」的部份。

我考慮的點只有一個,就是不管如何這玩意兒已經長到這麼大,它也不可能憑空消失。與其一直煩惱它存在肚子裡成長,甚至擔心哪天它會變成惡性的,那不如趁早拿掉。

 

後來醫生說因為我肌瘤太大顆、又多,加上我有巧克力囊腫,不建議開腹腔鏡,只能開傳統刀。

其實醫生還有提到另一種自費手術,叫達文西,不過非常昂貴(要價33萬)。

當天醫生解釋完手術方式、回答了我幾個問題之後,

就要我回去考慮一下,下次看診時(就是一星期後)再回答——簡單說就是要動哪一種手術。

 

我回到家就開始拚命google了,看了很多篇有關肌瘤手術的文章,

最後還是決定就開傳統刀。

一來,我發現許多文章都顯示很多超音波照,往往照不出全部肌瘤狀況,

開刀後拿出來的肌瘤都比原來以為的多。

(事後證明,我也是如此,原本說是有5顆,一顆超過10CM。結果取出了約10顆。)

腹腔鏡的缺點,就是視野小,容易有死角,取出比較不完全。

達文西手術雖然能克服這種缺點,但是要價昂貴,而我的商業保險無法cover到33萬。

二來,像我的狀況,傳統刀不見得比腹腔鏡出血多,而且一刀打開來,看得比較清楚,既然都動刀了,當然一次解決全部問題會比較好。

而且家族有人動過腹腔鏡手術,當時因為術後癒合期的一些不愉快的體驗,讓我一直覺得腹腔鏡不見得是比較好的選擇。

 

傳統刀當然有傳統刀的缺點,

特別是肚子會留下10公分左右的刀疤。

(事後我量了一下,可能是我肌瘤比較大顆吧,疤痕有12公分長)

不過我覺得和健康比起來,這點疤痕的代價,不算什麼。

 

就降子,我隔週回診的時候(那天是週五),告訴醫生我選擇開傳統刀,他非常快速地就幫我排了週日住院,週一動刀。

我不知道這是怕我退縮或是怎樣,我完全沒想到會這麼快,但是仔細想想,這陣子起居作息比較穩定,睡眠充足,身體應該比較健康(總好過之前熬夜趕稿的狀態……),再加上等待手術中間的煎熬,說不定會越想越沒勇氣動手術,

所以就牙一咬,把手術日定下來了。

 

週五那天回去,我已經按照醫師給的術前準備,減少進食,以清粥取代米飯,只吃土司等等。

各家醫院關於「備腸」的準備都不太一樣。不過事後我覺得幸好自己有乖乖按照指示作,在灌腸的時候真的比較輕鬆,少跑幾趟廁所,雖然灌腸本身還是很難過。

週六一整天,邊準備住院用品時,邊感嘆本來六月還和朋友約好去曼谷自助遊玩的,想不到卻是先準備起入院的行囊了。(=w=;)

週日在家吃完午餐(其實只喝了一點粥水,肚子真是餓得不得了),就出門了。

到醫院報到後,馬上就有許多事情要作,照X光、心電圖,再到病房報到。手上套了拆不掉的病人手環,意識到即使這一刻自己看起來是健健康康的狀態,但隔日開刀過後,就是不折不扣的「病人」了。

接著就是第一堂的震撼教育——手上挨了很大的一針。

這是為了打點滴預作準備所留下的針孔,因此不是普通的細針,蠻大的。

後來才發現,這只是起始罷了,接下來的那幾天打針打到都麻痺了,兩手臂上也都是針孔。不過榮總的白衣天使們打針技術都是一流的,起碼我碰到的都很高明,很多都是只有「扎」一下的感覺,並不特別痛。

接著第二堂課是……剃毛。嗯,有點小尷尬的部份。

我問護士說這不能自己剃嗎?她說這是為了手術,一定要剃得很乾淨,所以不能讓病人自己剃。(囧

想一想,隔天連肚子都要被人打開看光的人,也沒有好覺得尷尬吧。

下午大概四、五點左右,開始喝味道很可怕的瀉藥(p.s.這要自費的)。

總之就是鹹、非常鹹。

一開始我搭配紅茶喝,太噁,難以想像鹹的紅茶。結果,不曉得是一口氣喝太猛太多,還是怎樣,居然被我嘔吐掉半罐。後來只好又補買一罐,繼續喝。這一回我看了網路上的建議,第二罐配沙士,味道好多了,比較普通,就好像加了太多鹽巴的沙士。

喝那麼多瀉藥,當然就狂跑廁所囉。那一兩小時不知跑了多少趟廁所,菊花飽受摧殘。(笑

晚上八點,再進行灌腸——雖然常有人開玩笑說爆菊、爆菊什麼的,在那當下,衝進廁所的那一刻,的確有「爆」開來的感覺——極端不舒服,不是開玩笑的。

親身體驗過後,山藍大神筆下的玩意兒——泥鰍場景,那實在太可怕了,能撐過來的一定非人呀! _(:ロ」 ∠)_

灌腸後,其實因為先前的瀉藥,也沒什麼好排出的,就是將最後的水份排一排,結束。

當日晚上十二點開始,就完全不能進食了,連水都不能喝。

我手上的針孔也開始掛上了第一劑的點滴,好補充水分和營養?其實不喝水聽來好像很可怕,不過很神奇地,手上掛著點滴,真的也沒有特別口渴的感覺。

上面才說我自己神經粗,想不到術前的晚上我闔著眼,怎樣也睡不著。

雖然強迫自己快睡、快睡,可是整個病房區燈都很亮、護士站不時傳來鈴聲、三不五十護士還要進來量體溫,補充點滴,時而被吵醒。所以要睡著,還真是需要一點老僧入定的本事。

 

週一,手術日當天。

一早就有住院醫師、麻醉師等,陸續來詢問我,什麼名字、因為什麼病開刀,要不要使用自費止痛,知不知道手術的方式等等。每個人都一再地確認,也帶出了些許迫近手術的緊張感,以為早上就會進去開刀,還有點忐忑。

誰曉得,早上六點醒來,一直到中午,都是處於等待的狀態,等到緊張感都不知飛哪裡去了。陪我來開刀的姊姊,連午飯都不敢去吃,就怕中間忽然通知要開刀。

最後等到下午兩、三點,實在等待得太久,又睡不著,把筆電挖出來,上網打發時間的時候,護士便過來通知我和姊姊,準備進開刀房了。(笑,早知道就早點拿筆電出來!

 

換上一塊薄到不行的布——給開刀病患穿著的開刀服。負責送我到病房的阿姨推著輪椅過來(我還以為會坐在病床上被推進去),聽說手術房很冷,還在我身上堆了一堆的大毛巾,將我推到手術室前的等待區。

 

等待區相當冷清,只有我一個人坐在那扇隔離著兩區的玻璃門前,想著不知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待在這扇門前等待過。試著不去想「萬一……」之後的情況,就是一逕地唸佛號。

雖然在那節骨眼,「萬一……」這個討人厭的傢伙,總是會不斷地跑出來騷擾我。我只好努力地想著家裡的毛小孩、想著痊癒,想著接下來要寫作的故事,來排擠「萬一……」這個傢伙,和「如果……」對抗。

 

等了有一陣子,一名開刀房的護士出來將我推進玻璃門內,再一次確認我的身份與病症(由此可見得慎重?)也和家屬=我姐確認一些事項(有沒有要看手術後切出來的東西等等),就把我送進了開刀房。

 

開刀房內的溫度設定很低,可能是緊張吧,我沒有特別寒冷的感覺。躺上手術台上時,我腦中則聯想到實習醫生(美國影集)的畫面,有種「哇!」的感覺。過程我一直努力不讓自己緊張外顯,這沒什麼用處,因為很快地,我身上就裝了心電圖、血壓的儀器,咚咚的緊張心跳聲,化為逼逼逼的聲響,每個人都聽得出來你很緊張。(哈!)

不過我緊張沒關係,反正我是病人,只是躺在那兒等著手術就好。醫生和護士們如果緊張,那才歹治大條。幸好每位手術房內的醫生護士,都非常的神情自若,看他們各自作著準備工作的俐落模樣,專業人士慣有的冷靜態度,我的心跳也漸漸和緩。

我的開刀房參觀作業進行沒一會兒,麻醉師問了我的名字之後,給我打了一針,然後戴上呼吸罩。

大概用不著數到七吧,我的「阿彌陀佛」只唸了一聲,就完全人事不知了,是非常徹底地,連做夢都沒有的「睡」著。

 


下集待續

歹勢,因為寫得比我想像得要長

(沒想到我連寫開刀記都會爆字數,囧rz

現在還不太能熬夜,所以還是分成兩段刊登,明天再續。

另,「歐吉桑」的連載,等這兩篇開刀記的文章刊登完,就會繼續連載囉。(✿´∀`✿)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