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A君與腹黑B君,不時吐嘈的C君系列>>之白色情人節篇

20140512-2blog

我是C,
今天是我人生史上最糟糕的白色情人節。
一想到這最糟糕的體驗,將一輩子留在我預定會過得精彩璀璨的人生歷史上面,我就不寒而慄。我得想盡一切辦法把這段黑歷史從我預定要留下的偉人傳記上抹殺掉。即使我得謀殺所有人——的腦內原生記憶體,也在所不惜。

這恥辱的一天是怎麼來的?
一切都得拉回到上個月那個我一失語成千女恨的2月14日。
是的,那令人扼腕的一天……
我本來只是一時善意,想要阻止天真的A,吃掉校內女生們送那個黑心又陰險的B的巧克力,好讓A不要變成女生們的公敵。誰曉得,陰錯陽差竟使得A說出從此只吃B給的巧克力——這種令人傻眼,不知從何而來的結論。

A雖然傻氣,偏偏海畔有逐臭之婦。他身後那強大的好女孩們粉絲團,得知往後的情人節已經沒有了希望,個個把怨恨轉到我頭上,都說是我狗拿耗子。

裡面有個女生,就稱她為D好了。
她是我們校內十大才女之一,性格嗆辣、好出風頭。我常覺得她根本就是女版的B。即便一個是冷,一個是熱,但是兩人的共通特點就是腦筋靈活、反應快。這是好聽的說法。難聽的說法就是兩人都很不厚道,玩弄別人為樂。在上課時,偶爾連老師都會成為他們戲弄的對象。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男生圈子和女生圈子中,都同為翹楚、風雲健兒的D和B,卻對A特別好。D更是在班上明言,自己喜歡A,還說A是療癒神物,一畢業就想把A「娶」回家,把A養在家裡,自己出去上班賺錢來養他。

班上的人除了A把D的話當笑話聽聽以外,大家都知道D這麼說是百分之百認真的。

好吧,話題扯得太遠了。
讓我把時間拉回到昨天——是的,也就是3月13日。
那一天D特別把我叫出教室單挑……呃,是單獨談話。

D:「我現在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C。」

我幾時成了犯罪者?

D:「如果事情成功。我就把你從全校女生的怨恨榜單中除名,不然你一直到畢業,都會是本校第一顧人怨的男生。」

我抖了下肩膀,即使我想嘴硬地說:隨便你們啦,也說不出口。小生我好歹也是二八花樣的少年狼,心裡對於三年的高中生涯中,找到個同窗女朋友,談個小戀愛的這件事,尚且保持著高度希望。我要是一直停留在黑名單上,就別想談什麼戀愛——本校內的女人幫是很團結滴。

D:「你要做的事很簡單,就是不落痕跡地,把這則小情報念給A聽。記住,不能讓B聽見,只能給A聽見!」

我看了一眼上面的標題,「白色情人節如何正確地回禮?」。

喔,這可是男生必備的知識。況且這是A正需要的情報——他可是得回送給B呀,可憐的A。如果送錯禮,不知會被B怎樣OOXX。

「沒問題,交給我吧。」拍著胸脯,我答應下來了。

那堂課一結束,我馬上迫不亟待地叫A陪我去福利社買果汁。本來他心不甘情不願,為了未來的女朋友,我還用自掏腰包請他喝飲料的這一招,來誘惑他。

在前往福利社的路上,我馬上說了:「你明天準備好要送回禮給B了沒?」

A:「回禮?不用吧。我媽常說,平常相處最重要,表達心意不一定要形式。」

「嘖、嘖,這你就錯了。平常相處最重要,表達心意要及時。不要忘了,B送你巧克力的事可是全校都知道,你不回禮給他,大家會怎麼想?」

A:「怎麼想?」

可惡,他歪著頭看我的樣子,果然有幾分天然呆的可愛療癒作用!

「總之,你一定要回禮。而且不能回錯禮喔。你看這上面有寫,你要是回贈『派』,可是永無止盡的愛耶!」

A:「啊哈哈哈哈!好像也不錯喔。我和B的友誼,永無止盡。」

這個七月半鴨子,不知死活的傢伙。

A:「你說不能送派,那送什麼才對呢?」

喔,這才像人話嘛!「送糖果,是我討厭你的意思,所以絕對不行。送棉花糖是我們友誼長存,送餅乾是我愛你。後面這兩個都可以的樣子。你就送棉花糖吧,不會錯!」

於是今天,單純的A一大早來就帶了一包特大號的棉花糖到學校,上面還繫上蝴蝶結,以及一張寫著「B君收。謝謝你長久以來的照顧。」的小卡片。

我看到卡片差點噴笑出來。這應該是出嫁新娘向父親道別的話語吧。不過能收到迷糊A的回禮,B應該會很高興吧?通常這種回不回禮的瑣事,A哪記得。不能在B面前炫耀我居功厥偉,真殘念。

A:「B君,這給你。」

B:「?」

A:「哈,B君忘了嗎?今天是白色情人節。這是你送我的巧克力的回禮。」

B伸出手,接過禮物,正要拆開來吃的時候。

D突然靠近,不懷好意地笑說:「哎呀,我以為你們是好朋友,想不到是我的誤會。既然A這麼表示,你也接受。那麼B,以後你可不要再靠近A了。」

A一臉不解,B眉頭皺起。

D得意洋洋地說:「送棉花糖可是『我討厭你』的意思。你被拒絕了,B。」

A瞪大眼睛,很自然地看向我。我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我被D給利用了。D把錯誤的情報交給我,再讓我傳給……。唔哇,怎麼辦?

B突然按著桌子起身,看著A說:「你討厭我?好吧,那以後我就只和C在一起了。」

我?我、我??我一邊指著自己鼻子,一邊看著B跨著大步走到我面前來。
我還沒搞清楚他想幹嘛,他就突然一手遮住我的眼睛,另一手將某樣東西貼上我的嘴,接著摟著我的腰。

我聽到了「哇」的尖叫,以及四周椅子翻倒、像是有人從椅子上摔下來的聲響,但是我眼前一片黑暗,還有因為嘴巴被東西封住,很難呼吸。

情況持續了短短數秒鐘,直到忽然間——

「不可以!」

有人很大力地把我撲倒,讓我撞到一張桌子,痛得我眼冒金星,好一陣子頭昏眼花,看不清楚眼前的狀況。

A:「對、對不起,C。」

聲音顫抖的A,一把揪住B的手臂,對我深深地一鞠躬,就把他帶出教室去了。

教室內陷入一片沉默,只有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

D:「咋,失算了。本來只是想挫挫B那傢伙的驕傲,讓他不要太自以為是,以為A君絕對是他的囊中物。沒想到B有膽量在A面前作絕,和C接吻,這招大絕一出,不想認輸都不行。」

我頭痛欲裂,前面她說了什麼,我沒有仔細聽,可是唯獨她剛剛講的最後一句話我沒錯過。

「你、你說誰和誰接吻?」

D:「剛剛B不是吻你了嗎?就當著全班的面。」

我——我沒有!

我還是清白的!剛剛先貼在我嘴巴上的,明明就是一張便利貼,絕對沒有任何肉肉、濕濕的東西靠近!大家都被B給騙了!一定是那傢伙,利用借位,擋住全班人的視線,大家才以為我被他吻了。

可是我要怎麼澄清呢?

B那個混帳,還不快點回來澄清,把我的眾人前的「初吻」還給我!

想到大家現在腦中都是我和B的接吻畫面,這絕對是我人生中最惡的白色情人節無誤。

F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