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花博新刊」舊情也綿綿(飆宅同人#新荒金)「試閱」05

露齒自嘲地一笑。「你一定不懂我在講什麼。」

很早以前荒北就察覺到,新開在直線上衝刺,能夠快得像個鬼的理由──因為他是個不要命的笨蛋。這無關智商高低,而是當他全神貫注在某一件事上時,任何障礙與風險……即使可能危及生命,都不在他的眼中。

在競速賽上面,這是神所加持的天份,也是惡魔贈與的詛咒。對新開來說,全國「直線最速」的封號,入手不費吹灰之力,可是在這背後所付出的代價,新開自己最了解。

那股無視周遭反應的鬼神面貌,時不時也顯現在私生活中。荒北已經累了、傷痕累累,無法再應付。

「靖友……」

「已經夠了吧?」抬起手,荒北輕拍他的臉頰,像是拍撫著可愛的小狗一樣。「本來就只是玩一玩的關係,現在能夠回歸正常,不是很好嗎?遊戲時間已經結束。」

「你不讓我碰你,是在生我的氣嗎?」兩道颯爽的眉,苦惱地揪起,招蜂引蝶的下垂眼尾,水汪汪地瞅著他。「因為我太久沒有去找你?」

「蛤?」齜牙一吼,荒北對新開有什麼不爽的話,會直接告訴他,才不會用拒絕上床這種手段來耍心機。「問這種蠢問題,我看是你想惹我生氣吧?」

「那為什麼不行?沒有非結束不可的理由吧?」不依地,緊扣住荒北的雙臂,十指使勁地掐痛了他。

「有。」荒北忍下來,刻意冷漠無情地回看著他,道:「我現在有別的交往對象,已經沒有必要利用你來排遣無聊,發洩欲望。」

「!!」愕張的雙瞳,霎那間紅光一閃而逝,閉上呆呆張開嘴,苦澀地一笑。「這說法好過份。」

「事實是如此。」荒北聳肩,甩開他的手,「SF就是這麼一回事,聊勝於無、有做的對象總比沒有對象的好。你也是這種感覺,不是嗎?大家半斤八兩。」

「……所以我被利用完了,你要一腳踢開我了,靖友?」

荒北不覺得這個問題有回答的必要。

新開瞇細眼,換上微笑,湊近他的耳朵說:「你知道,像你這種人,有個專有名詞可以形容嗎?」

「是喔?」興趣缺缺地盤起雙手,荒北抬高下顎,斜瞥他。「你什麼時候才要讓我出去?我真的快要尿出來了。」

「蕩婦。」

荒北臉頰一陣刺痛的熱。儘管他已經預料到那不會是什麼好話,可是從一向笑嘻嘻不出惡言的新開的口中,吐出這樣的字眼,或許說明新開是真的動怒了。

「啊啊,你說的沒錯,正是如此。這個『蕩婦』要出去了,可以借過嗎?」迴避著新開的目光,倘若此刻再看到昔日親密戰友的不齒眼神,即使荒北把自己武裝得再好,也一定會受重傷。

「既然是這樣,那又何必要結束呢,靖友?」

荒北整個人凍住。

新開一個轉身,從面對面轉為肩並肩,伸出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將臉頰貼上他的臉頰,像個串謀者一樣,笑嘻嘻地說:「只要不被發現,就可以了吧?讓我們像以前一樣繼續玩吧?背著你的情人偷歡,這樣不是更刺激?」

生氣地推開。「你把我當成什──」

「蕩、婦。」下垂的深邃眼瞳內,熒熒紅光閃爍,斜勾著唇笑說:「這是你說的。」

荒北唇角抽搐地瞪著他,這個新開……惹不起。


from 葳:

這次的試閱只會做個10回,

接著會進行印量調查,請多指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