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赤子「四」

新孽火最終章—赤子四

*本文為新孽火最終章之「赤子」套書試閱版,試閱文將分五回連載,本回為第四回連載。

哇賽。這算逃之夭夭嗎?小汪第一個反應就是指著英治的背影,說:「這樣不打緊嗎?那個『小歌手』不就是英治哥的外遇對象,他公然跑去幽會,給夏哥戴綠帽,不用阻止?」
「怎麼阻止?打斷他的腿?」
雖然這是流氓的常用手段,但是用在自己老婆身上也太激烈了點。「軟禁?還是給英治哥下藥?」
「下你個頭。」
「夏哥,你拿薯球扔我,這樣太浪費食物了。」小汪當然是揀起來吃掉。
「靠北。再囉唆我拿刀叉扔你,讓你浪費一下生命。」
小汪想一想。「⋯⋯薯球很OK.,謝謝夏哥。」搞笑先擺一邊,正色說道:「要是有必要,夏哥,我可以去教訓那個小歌手,叫他離英治哥遠一點。」
「不用。」
「用不著跟我客氣呀,夏哥的事就是我的事,那個敢對英治哥拋媚眼的小狐狸精,有我出馬去警告,包管他乖乖閃得遠遠地,夏哥就不用一直戴著綠帽。」
「呸、呸、呸!」
這次一連扔了好幾顆薯球過來,小汪還用嘴巴直接接住其中一顆。
「虧你跟了你大嫂那麼多年,你大嫂是什麼個性,你不知道?他如果那麼水性楊花,那麼容易把上手,林杯當年把他的時候需要花到半年嗎?切。」夏寰大手一揮,打 趣地瞄了小汪一眼道:「你該擔心的不是英治,我看是你自己吧?久宮可是非常中意你,女追男隔層紗,你一點頭馬上可以送管禛一頂綠帽戴。要不要試戴?」
「才不要。試戴說得好聽,試過被強迫中獎的話,我這一輩子就毀了了。」
久宮兩字只會勾起小汪的本能排斥反應,他趕緊把話題轉回到大哥們身上。
「照這樣講,如果夏哥一點都不擔心那個小歌手,為什麼對英治哥去探望他這麼緊張兮兮?對英治哥來說,他只是做他醫生份內的工作,去看病人而已。」
「你還真的完全不了解英治。別看那傢伙一副我是一座大冰山的樣子,裡面根本是座的活火山。」
嘖嘖搖頭,夏寰一叉刺向半熟荷包蛋的蛋黃處,金黃色稠濃蛋汁徐徐淌下,美味四溢。
「平常包覆在一層皮底下,像這樣子一旦有個缺口,裡面的餡=他深藏不露的真面目,就會噴出來。」
「英治哥的真面目?英治哥不就是英治哥——你細底共啥?」
夏寰毫不遲疑地說:「蝦伙!這麼簡單你都不知道!你這顆腦袋是擺好看的嗎?給我用力想一想。」
小汪摸摸自己後腦勺,「大仔,歹勢啦。你講簡單,我想來想去實在想不出英治哥是個醫生以外,還有什麼其他的⋯⋯不然你給我個暗示?」
夏寰哼哼兩聲,「好吧,同情你的腦袋。他的真面目如果拿每年大部分西方國家都會大肆慶祝他生產,現在已經像是世界節慶的人物,來做代表的話,你應該就想得出來了吧?」
「生產⋯⋯?所以是個女的?」
夏寰點頭說:「母的。我已經暗示得這麼明顯,你這樣還答錯的話,林杯真的會動粗。」
小汪害怕地絞盡腦汁,最後擠出一個名字。「英、英國女王伊莉莎白?」
「切!」他狠狠往小汪後腦勺K下去,「英你個頭,伊莉莎白都叫得出來,這個答案更短的更好念更熟悉,你為什麼不會答?隨便抓個路人都給得出這個答案,只有你這呆瓜比路人還不如。」
「所以不是現在活著的人物,是已經做神仙的人!」
「正確地說是神的媽,不是神。」
「神的嗎?」
「神的媽。」
「神的、媽?⋯⋯咦,玉皇大帝有媽媽嗎?」
第二記鐵掌從天而降,夏寰好笑地說道:「歪國人幹嘛幫你慶祝玉皇大帝的媽生日。你是來亂的?」
「 該不會是天上聖母?」
夏寰翻翻白眼決定舉白旗投降,「已經跟你講答案是西方的,你偏要跟我扯東方。我說的是『聖母瑪莉亞』。」
恍然大悟,小汪點頭如搗蒜。「原來如此。但是英治哥不是處女也沒生過小孩,有像嗎?」
夏寰一副「這你就不懂」的表情,道:
「歐李奧,那個小歌手,簡直像是為了要掌控英治,完全針對他的弱點打造的超完美肉票。難民、孤兒與雛妓這三重苦的身份,腦中還長了顆要命的瘤,需要英治幫忙開刀——徹底打中英治的死穴。就像聖母瑪莉亞一樣,明明是個處女,卻能對個來路不明的小孩瞬間產生母愛,不顧一切只為保護孩子,甚至甘願為了孩子被黑、失去一切或代替他背負十字架。」
小汪聽完沈默好一會兒。
「大哥的意思是英治哥把歐李奧當自己的孩子看,對他產生母愛了嗎?」
「我不希望,也希望不是。」叉起裂開的荷包蛋,悻悻然地它一口送進嘴裡吞下肚。
原來連夏哥也會害怕?
「不管你青菜亂想啥米,你都猜錯了。」
小汪嘿嘿嘿地咧嘴一笑。「謀啦,我沒有亂想什麼夏哥怕老婆有了孩子不要老子,躲起來在被窩皮皮剉、痛哭流涕這種事。」
「蛤?好你個臭小子,原來都在想這種鳥事。」眉一挑。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