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赤子「五」Fin

新孽火最終章—赤子「五」

*本文為新孽火最終章之「赤子」套書試閱版,試閱文五回連載,本回為最終回連載,感謝您的閱讀。^^

「沒有沒有沒有,所以我說我沒有這樣想!」趕緊澄清,不然自己可要小命不保。
「我不信。不過現在就先讓你的小腦袋繼續擺在脖子上好了。」夏寰啜口黑咖啡,道:「我不希望他在歐李奧這個超完美肉票放入太多心力,不是單純吃醋。」
小汪喃喃道:「原來自己也承認是吃醋呀。」
夏寰斜視他一眼,繼續說:「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什麼完美的偶然或巧合。人與人的相識,就像病毒在擴散一樣,一個點接著一個點。既然有人處心積慮地要我和英治進入F基金會,歐李奧是顆早被安排好的棋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問題是這顆棋的目的——」
「是什麼!! 」緊張地憋住氣。
「不知道。」
小汪誇張地從椅子上摔到地上。
「想也知道,我要是知道,代表這問題也早已解決,根本就不成問題。」夏寰搖頭嘆氣。「光是今天一早我就說了幾次『想也知道』,你多少用點腦袋吧,不要老是只把腦袋當成擺飾,災某。」
「哎喲,大仔。你也知道我沒念過多少書,你叫我『多用腦袋』,問題就是連用法我都一片霧煞煞。你嘛教教我呀。」
「自己上網去估狗一下!順便估狗一下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完全不用腦袋,結果最後笨死的!」
「這種事也能估狗得到呀!」小汪滿臉佩服、目瞪口呆地望著夏寰。
「可以。不久之後上面就會出現汪某人的死因是因為一直追問脾氣不好的某人,某人煩了,為了永絕後患,索性讓他腦袋和身體分家,不折不扣『笨得非死不可』。」
聽到這裡,再笨,小汪也懂得該是閉上嘴別問多餘的事的時候囉。
「這個 歐李奧偏偏是英治哥的病人,不能隨便對他出手⋯⋯大仔忌諱這傢伙的理由,我完全明白了。果然,這種情況,還是只能由我代替大仔出面,去教訓修理一下那小子。」
「算了吧,你。」
「夏哥是不相信我的手腕嗎?這些年你在外頭可能沒機會聽,我也是經歷過很多,還擺平過日本流氓。」
「靠,和英治比起來,你勾卡軟芯。叫你去修理一個病人?你別反過來回頭跟我哭、替那傢伙說好話、幫他求情,我就謝天謝地阿彌陀佛囉。」
小汪乾笑一聲,以前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所以夏哥的懷疑不是無中生有,誰叫自己記錄不佳。
「再說,與其在那邊繞遠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擺在面前。」
「有比修理他更快的方——啊,給他錢叫他滾?」
「你那不叫解決問題,叫眼不見為淨。」
「哈哈哈,什麼都逃不過夏哥法眼。」
廢話,當我是誰?——夏寰瞥他一眼,以手指敲著桌面,盯著杯中漆黑的咖啡,說:「老康那傢伙代表F基金會來挖角英治時,早已經覺得這裡面烏漆抹黑、肯定有鬼。只是閒閒沒事,陪進來看他們玩什麼把戲。如今一待已經將近兩年,也差不多膩了,喊卡的時候到了。」
「可是有辦法說離開就離開嗎?」
夏寰挑眉。「你是指那個安裝在身上的晶片小玩意?哼,難題這種東西,就是為了被解決而存在。有人能發明出晶片,必定也有人知道要怎樣拆解。這玩意兒,我一點都不擔心。」
「不愧是夏哥。那我來幫忙找,可以解開晶片的科學家。」
「你省省吧,你嫌自己手邊的麻煩還不夠多嗎?我們的事我們自己會處理,你回去吧。你想讓管禛在旅館等你多久?」
「不要。要回去,我們一起回去!」小汪熊熊激動地說。
夏寰一愣,小汪也一副被自己的發言嚇到的模樣,空氣凝結了一會兒。
「我當然知道⋯⋯現在夏哥沒辦法說回去就能回去⋯⋯可是⋯⋯來到這邊,能幫上夏哥的忙,我真的好高興,覺得一切就像從前一樣。」
小汪糾著打結的十指,一時衝動說出口的話,要收回也來不及,索性把自己真正的想法說出來。
「剛剛夏哥也說,難題是為了被解決而存在。那——為什麼沒辦法回去?一定有什麼法子可以想的。人不是夏哥殺的,過了這些年,重啟調查,說不一定會找到新證據可以重新翻案。」
夏寰唇角浮起一抹苦笑,開口欲言。小汪深恐會是自己不願意聽的答案,再度插口。
「完全不用勞駕夏哥動半根指頭,全部由我來想辦法。我知道夏哥不相信我的笨腦袋,沒關係——我也不相信。所以我會找腦袋棒得不得了的人幫我,他們想,我來執行。對了,還需要律師和熟悉條子運作的內線⋯⋯這得立刻記下來。夏哥,就這麼說定了,你只要準備好行李,帶著英治哥回來就好!」
「笨蛋。」夏寰輕拍他後腦勺一下。「不要把你的時間精力浪費在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上面,我對過去的生活毫無留戀,現在回去只會讓原本已經安定下來的,大夥兒的生活再度變成一團亂。想見我,可以來找我,但是如果你想找的是從前的生活,抱歉,過去的已經是過去,找不回了。」
「夏哥!」
「沒出息,哭喪著臉做什麼。」咧嘴一笑。「你不是早從我這裡畢業,我也早就不是你的『大仔』,你是自由的了,麥勾怨嘆快向前看。」
小汪嘟起不滿的嘴。「『大仔』幾系郎攏係瓦A『大仔』。」
「既然你覺得我一輩子都是你老大,那不是更該聽我的。」拍拍他臉頰,夏寰笑道:「別在嘴裡藏豬肉了,快點準備一下。」
「準備?夏哥要去哪裏?」
「去診所啊。」
「咦?我們可以去診所嗎?那為什麼剛才不和英治哥一起出門?那我可以拜見那個叫歐李奧的傢伙?」
「笨蛋,和英治一起出門,他肯定不會答應。你又不是不曉得他有多提防我去診所,就怕我阻礙到他救治患者。我主動說要回去當清潔工,他還故意教唆老康,要他別接受。」
「那我們這樣過去,不是一樣也會被拒於門外?難道夏哥打算破門而入?」
夏寰揚起得意的唇角。「我像是那種毫無對策,只會一股腦硬闖的人嗎?」
「像。」
「答對了——才怪。」夏寰豎起手上的腕錶,指著道:「再過三分鐘,我的VIP通行證就會自己走進這扇門。」
最好是。小汪在心中嘆息,不是他愛吐夏哥的槽,實在這牛皮吹得太大。通行證又沒長腳,怎會自己送上門。
「叫你去準備就去準備。除非你不想跟了?」
小汪宛如觸電般地彈起,手腳俐落地收拾碗盤,再衝去房間裡抓起皮夾和護身用的基本配備,重回起居室時,門鈴「叮噹」地響了。
「我來開,夏哥。」
哪個不長眼的不速之客,竟然嘟嘟好在人家準備要出門時,跑來拜訪?小汪邊碎唸著,邊打開門。
「喲。」
帥氣的行個軍禮,颯爽的笑臉彷彿艷陽,抹著豔紅的唇膏,與漆黑束起的長髮相映成趣。
久宮弓子的臉一映入眼簾,小汪反射地將門再度關上。
「喂!!為什麼把門關上,我可是被夏寰叫來的!」
以為我是那麼好騙的嗎?——小汪心裡才這麼想,夏寰已經越過小汪,再次把門打開。
「你這傢伙有夠沒禮貌的,看到美女出現在太訝異,也不能當著人家的面把門關上。如果你是我的手下,我絕對會好好地給你再教育一番。」
怒斥完小汪,久宮弓子下顎一揚,朝夏寰說道:「還有大佬、老大、大A,你也太大牌,一通電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我立刻從總部趕過來。你以為我閒閒沒事在基金會裡當貴婦嗎?一整個安全部門歸我管,我可是忙得要命,忙到黑眼圈都冒出來了。」
「來了就不要囉唆,遜咖才會把忙不忙掛嘴上。」夏寰大手一揮,「走了走了。」
小汪不解。「咦?我們要出發了嗎?還沒拿到那個VIP通行證沒關係嗎?」
「通行證不就在你眼前?」
「蛤啊?」
「『我』,就是你們的通行證。」
小汪心想自己一定露出了超級蠢的表情,因為夏哥和久宮不約而同地爆出大笑。——可惡!

 

(試閱結束,感謝您的閱讀!新刊即將開賣,歡迎多多捧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