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赤子「三」

新孽火最終章—赤子三

*本文為新孽火最終章之「赤子」套書試閱版,試閱文將分五回連載,本回為第三回連載。

「早安,夏哥、英治哥。」
小汪圍著條圍裙,在套房裡附設的小廚房裡,張羅著早點。一看到他們,馬上抬起頭,招呼道:
「這裡不知道是什麼窮鄉僻攘,想找間小七買個包子都沒有。只好在附近麵包店青菜買一買。不曉得什麼味道,拿系歹吃尬瓦共,我會去找店家算帳。」
英治唇角不由得一掀。
「你去麵包店買青菜,當然不可能好吃。」
「吼,英治哥不要學大哥找我語病好不好,我粗人沒學過高深的東西,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就好。」
夏寰一拍他後腦勺,說:「是你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好,還怪我和你大嫂找你語病?阿某你是翅膀硬了,想去挑戰無救生索高空彈跳嗎?」
小汪無辜地摸摸發疼的腦後,嘟嘴說:「無救生索就不是高空彈跳,是自殺吧,大哥。」
「你知道最好,知道就不要再讓我多廢話。」
「⋯⋯明明愛講廢話的人又不是我。」小汪嘟囔。
「你可以再說大聲一點沒關係。」挑眉。
「嘿嘿,沒啦沒啦,都是我不好,我的錯,沒把話說好。請夏哥、英治哥大人不計小人過,拜託拜託原諒瓦,快點坐下來吃早飯吧。」
英治在小汪拉開的椅子上入座,邊說:「沒人會怪你。上樑不正下樑歪,通常問題都是在上面的那一根。剛剛我沒聽到你說錯什麼話,反而是那個自稱老大的人,口中莫名其妙地多出了個『大嫂』,我想他一定是年老眼花,再不就是看到別的世界的生物了吧。」
「喔喲,一大早就吃火藥?奇怪,不是不稀罕,不是一直說不要,不是一直只想上班。現在可以去上班了,應該歡喜搆滿意,笑得合不隴嘴。」夏寰老大不客氣地佔領主位。
「聽說一個人開始記憶錯亂,就是老化的象徵。基於敬老尊賢的原則,我不會糾正的你的妄想。」挑眉。
「你說我老了?如果你現在跟我認錯,我還可以跟你回床上去大戰幾回。」咧嘴。
「滿腦子精蟲這點,和發情期的猴子沒兩樣。不,猴子發情還有分季節,一年365天都是發情期⋯⋯連猴子都不如。」
「厚?你共安捏不要緊嗎?一年365天都發情的,只有我們人類呀。你是在罵全世界的人都不如猴子囉?你想跟全世界的人為敵嗎?」
「即使牽拖到全世界的人身上,你說過的瘋言誑語並不會消失。」
「我的豐功偉業要是消失了,林杯才會想哭咧。」
英治還沒有回他,小汪卻突然「哇——」地,一邊抽搐地吸著鼻子,一邊擦著眼角。
「你在哭什麼?」英治怔忡不解。
「我、我太感動了。」
英治更困惑,剛才的對話裡面有哪一點存在著令人感動的因子?
「你們的感情和以前一模一樣的好,一點都沒有變。」小汪激動地握拳講著,又大力搖頭說:「不對不對,是比以前更好了。以前你們鬥嘴還沒鬥得這麼兇,現在是刀刀見骨、命中要害,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太厲害了。」
英治心裡比較想知道,這幾年沒受到夏寰毒素的影響,為什麼小汪還無法脫離夏寰的毒害,甚至變得更糟?
搖搖頭,英治拿起咖啡杯說了聲「開動了。」
「嘿咩嘿咩,你才曉得。現在你大嫂愛得卡慘係,完全沒有辦法離開我的身邊。我被當成人質抓起來之後,他天天以淚洗面。為了把我救出那個地下監牢,他不惜犧牲色相,還在鏡頭前面寬衣解帶⋯⋯」夏寰揪著一臉感動的小汪,拚命說道。
奧運若有「睜眼說瞎話」的項目,這人肯定會是世界冠軍。
英治在心中翻著白眼,吞下一口苦中帶甘(就像自己的人生滋味一樣)的黑咖啡。
「夏哥你講的,好像和我印象中的有些不一樣?」
「臭小子你懷疑我的記憶嗎?」
小汪立刻惶恐地說:「沒有、沒有,那可能是我記錯——」
「當然是你記錯。我的超級電腦中沒有『錯誤』這兩個字。」
英治忍不住開口道:「連『錯誤』兩字都打不出來的電腦,的確是超級電腦=超級該被淘汰的電腦。」再喀滋地一口咬下烤得恰到好處的法國麵包。
小汪「噗滋」一笑。
夏寰瞇細一眼,警告地一瞥小汪,再看往老神在在的英治說:「林杯不是吃素的喔。」
慢嚼細嚥的將麵包吞入口,英治半認真地說:「你可以從今天開始吃素。」
「人肉鹹鹹,我看你的肉應該是甜的,才這麼想誘惑我驗證一下這句話的真假。」
眼前英治若要「誘惑」他做什麼,只有想「誘惑」他快點吃早餐。拿起另一片法國麵包,塗上蜂蜜芥末抹醬。「這是一大早你忠心耿耿的好兄弟,特地跑去買來的。別浪費人家心意,快吃。」
夏寰張開口,示意他送到自己嘴巴前。
英治腦內瞬間可產生一百種吐槽的句子,但他實在不想多浪費唇舌和世界上最不懂得何謂客氣的男人做無用攻防。
抱定主意,打算把麵包一口氣全部塞進他嘴裡——管他會不會被噎死!
英治拿著麵包督到男人嘴邊,只剩不到一公分的距離時,夏寰驀地扣住他的手腕,彷彿是把他的手當成餐具一樣,從他的指間咬下麵包。瞅著英治的雙瞳裡,則盈滿惡作劇得逞的頑童光芒。
「嗚哇——」
小汪突如其來的二次慘叫,嚇了英治一跳。不知情的人恐怕會以為被咬的不是自己手中的麵包,是小汪的肉。
「現在又是怎麼了?」
「哇——」小汪指著他們道:「餵、餵食秀——沒想到我還能再次看到英治哥餵食夏哥。以前看到的時候,我只覺得好想挖洞藏起來,現在、現在、現在⋯⋯」哽咽地說不下去。
餵食秀?敢情我和夏寰是動物園裡的管理員VS.野獸嗎?——早已經放棄做小汪和夏寰的中文老師,所以英治默默地選擇重點回覆。
「不好意思,我沒有圓鍬可以借你。」
「不、不、不,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小汪猛搖頭道:「我錯了。以前會那樣想,是年輕不懂事。現在我懂了,英治哥和夏哥是真心相愛,餵對方吃東西這種動作是再自然也不過,沒什麼好害羞的。我能夠看到,是我前輩子修來的福報呀!」
英治微一皺眉。「人是越老越聰明,你是在反向操作嗎?小汪。再這樣返老還童下去,小心智商剩三歲。」
這時已經把英治手上的麵包吞嚥下肚,夏寰邊舔著唇邊拍胸脯道:「你現在才曉得?認識我比中樂透還不容易。歷屆樂透得主全世界不止一個,百分之百的真夏寰甘拿一個。」
「哇!」小汪瞪圓眼,「我真笨,夏哥這麼一說,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人在福中不知福,光是認識夏哥,我就穩賺不賠比中樂透還爽呀。」
「係恩係?現在覺得自己很幸福吧。」
看著點頭如搗蒜的小汪,和得意掀著唇角的夏寰,英治一點也不想在這對哥倆好自讚自誇的畫面當中客串一角。趁他們鬼扯的期間把,眼前的培根炒蛋解決,拿起餐巾擦擦唇角。
「多謝款待,我吃飽了。早餐很好吃,小汪。」
英治起身離席,夏寰挑眉說:「吃得這麼快,你在趕時間?啊,又要去『診所』?」
「我要去診所,因為是我的工作。」
「你只是放心不下那個小歌手吧!」
這是個陷阱題,勿論自己答「是」或「不是」都會給夏寰更多找碴的空間,英治可不會上當。
「中餐、晚餐,你們可以不用等我,我會自行解決。」他直接對小汪說:「今天一整天那個『超級樂透大獎』全部交給你了。」
「咦!?」
不待小汪的回答,英治拎著外套離開。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