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2017-2018VIP惡葳喵喵別冊短文「二」

新孽火「暖爐、火鍋與殺手」之二

~本文為2017~2018年惡葳喵喵俱樂部,免費贈送的VIP別冊電子版,共分三回連載~

爐火

原來如此。
他終於解開心頭隱隱約約感到的不安謎團是什麼。
這兩人對話時,有些許不自然的停滯時間,這一定是因為目標的回答是利用遠距裝置,輸送回到房間內的關係。
監聽器裡兩人唇槍舌戰個不停,讓他產生錯覺,以為目標一直待在旅館房間內。但始終神龍見尾不見影的目標,早已聲東擊西,趁自己分神,沒察覺到監聽器裡面的微妙距離感之際,在放煙火最吵鬧的數分內進行移動,反過來對準他空蕩的後防!
現在發現已經太慢,一個掉以輕心,竟全盤皆墨。
在他選擇走這條路的時候,心中早已經有所覺悟,或許有那麼一日會碰上對付不了的獵物,或許會遭到獵物反噬,或許這一回他埋葬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可是當真要面對這一刻的來臨,他才曉得自己的「覺悟」原來只有鼻屎大,連轉過頭和死神面對面,都得費盡吃奶力氣。
他扣緊自己的狙擊槍,緩慢地回頭看。
漫天紛舞的細小白雪中,站在屋頂逃生口前的人影,比他原以為得更高大。對方手中穩穩拿著一柄全自動手槍,帶有自動瞄準器的滅音槍口,不折不扣地朝著他。
在這樣的短距離中,對方絕對不會失手吧?
反觀自己手中適用於長程距離的狙擊槍,沒有重新對焦的話,和一根鐵棒沒兩樣。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當他手上拿錯武器的時候,己經注定死刧難逃了。他此刻腦海中只想到當初把金咪和翡翠託付在寵物保母那邊是正確的選擇,幸好寶貝們不會被他這個笨老爸害死,不會活生生被餓死、共赴黃泉,這是他覺得唯一慶幸的部份。
所以——
這個男人就是「歐陽英治」。
凜然直視著他的一雙黑眸,彷彿能透視他此刻腦中的死亡恐懼。即使對方面無表情,但從那一張超乎想像的端正俊美臉孔,滲透出來的神鬼等級魄力,他真的覺得死神「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他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放下槍,徹底懺悔,請求死神給予一點點的慈悲與寬恕。
「我……為什麼……你不……我……」
一開口他止也止不住自身的顫抖,沒辦法完整、連貫地說出自己想法,只覺得脖子被人掐住了般,恐懼揮之不去。
這就是那些過去死在他槍下的人們,在最後的那一刻,所嘗到的滋味?
「你想知道你為什麼還活著?」
死神平靜的口氣,讓他拾回一點控制力,僵硬地點點頭。
沒錯,歐陽英治根本無須給他笱延殘喘的時間,大可在第一時間解決掉他,易地而處他絕對會這麼做。
「比起兩人份的火鍋,三人份的火鍋一定配料更多、菜色更豐富好吃。」
「火……鍋……料?」
「這種天氣不吃火鍋能吃什麼?沒有火鍋以外的答案吧。」微蹙著眉的困惑表情,與其說是不耐煩,不如說是一副不能理解為什麼他需要問這麼基礎的問題。
不敵對方的強勢眼神,他被動地點點頭,但其實在他混亂的腦袋中,仍是無法理解火鍋和自己有何關聯?歐陽英治提到火鍋料……不是指他要被殺人滅口剁成火鍋料吧?
「很好,那走吧。」。
「走?」
歐陽英治說:「我可不想喝有燒焦味的湯,快走。」
莫非要在暗巷裡面解決他?「換地方有什麼意義?要動手在這邊動手就可以了。」
「沒有人會要求你動手。我們已經決定好了,猜拳贏的人要負責事後收拾,所以這是夏寰的事。」
「喂,燒蛋幾壘,這是小治治你單方面決定的,我沒說好喔!為什麼我贏了,卻得像個輸家一樣洗鍋碗瓢盆?」
「天生的贏家一定樂於洗鍋碗瓢盆,甚至會主動整理環境、打掃廁所,叫他作什麼都很開心。」
「嘖,這種激將法,我不會上鉤的!!」
「很遺憾你是天生輸家。」
「蛤……限你三分鐘回到我面前,否則……」
「你想怎樣?」
「這兩隻可愛的小畜生,就會被我丟進湯鍋裡面去!」
監聽耳機裡面傳來了熟悉的「喵嗚」聲,他觸電般地轉身,剛好瞧見對街旅館房間的窗簾大敞,男人一手揪著一隻貓,高高舉起。
「金咪!翡翠!!」
驚嚇的程度非筆墨能形容。
「你、你想對我的寶貝們作什麼!!放下他們,他們只是貓,他們是無辜的,不會傷害到任何人!你敢碰他們一根毛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喔,不放過我?明明是你先在那邊拖拖拉拉,害得我的小治治在外頭挨餓受凍。好,沒關係,林杯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計較這一點。你想跟我算帳也好,想解救這兩個小畜生也行,還在那邊作什麼?快點滾過來呀!」
他動了。
雖然大腦的一部分在喊著「陷阱」,手腳卻搶先了大腦,果斷地採取行動,連半點猶豫都沒有,一想只想快點從敵人手中救下兩個寶貝們。
他破了自己拆解狙擊槍的最快速度,快速地將吃飯的傢伙們收回箱子裡面,拎起來便拔腿直奔下樓。所以當他在三分鐘內氣喘如牛地,敲著旅館房門時,前來應門的高大、一眼即知不是什麼善類的男人,還挑高眉尾,吹了個口哨。
「唉,早知道兩個小畜生這麼有效果,就不叫小治治去接了,多此一舉嘛。」嘖嘖搖頭,男人露骨地打量他,彷彿在掂他的斤兩。
「我的寶貝們呢?金咪!翡翠!」他動手欲扳開高大男人的肩膀,找尋寶貝們的蹤跡。「把他們交出來。」
「欸,你急什麼急,我怕他們跑丟,先將他們關在另一間房裡面……吼!!」
這時男人突然伸手,他嚇得立馬倒退一大步。結果男人伸出的手直接越過他,一把扣住慢了他數分鐘才到達的歐陽英治手腕。
「你這欠人教訓的傢伙,總算回來,給我過來。」
男人不只動口,還順勢把歐陽英治拉過去,且空著的一手迫不及待地從後方環住歐陽英治的腰,兩人臉與臉之間的距離瞬間歸零——他只能驚訝地看著宛如西洋愛情片般的一幕,在眼前、離自己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活生生上演中。
兩個大男人。
兩人都是超過一百八十公分?各有各的男性魅力,超級型男等級的大帥哥。
兩張魄力十足的臉湊在一起已經夠引人注目,雙唇交疊的影像刺激,口水相濡的同步音聲,縱使只是旁觀,呼吸心跳也隨之加速……還有難以言表、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羞恥感。
他在工作中又不是沒有碰過這種事。
當然距離這麼近是第一次,但是在過去縱使目標赤裸著身體辦好事,他也能視若無睹地將對方用一發子彈送上天堂。不是他自誇,在他擊中目標的瞬間,那傢伙似乎也正好射了,結果第一時間底下的馬子連那傢伙已經斷氣都沒發現,當他都收拾好槍離開現場的時候,才從監聽器裡面聽到女人哭天搶地喊救命。
雖然不到司空見慣,但更尷尬、更赤裸裸的瞬間都曾經目睹過,他也不懂為何他們火熱的親吻,會讓他覺得應該禮貌地轉開眼睛,或是離開這個地方,讓他們獨處。彷彿他們四周有個結界,無言釋放出非禮勿看的強烈訊息。
不、不、不。這又不是他自願要當電燈泡,明明是這兩人——啊,終於結束,分開了。正確地說是歐陽英治推開男人,才讓這一吻結束。
「你催半天就是為了這個?」以手背抹著唇,歐陽英治瞪著男人道。
「新的一年的最初的一吻要是不快點定下來,萬一被人搶去,你要怎樣賠償我?我好不容易就快達成二十年連續奪得小治治新年初吻的紀錄。」
「這種紀錄你就算達成,也沒人會在乎吧!」
「聽你在練肖話,全世界都在乎!」
「你的全世界,恐怕人口數只有一,你一個人吧。」
「嘖嘖,明知道你的毒舌是傷不了也騙不到我的,為什麼還要白費力氣呢,小治治?」狂搖著頭,男人搖搖食指說:「在我的世界,當然最少有兩個人呀,一個你一個我,我們就是全世界。」
「你說到重點了。新年新氣象,我該趁這時期,節省力氣,直接把你從我的世界裡登出好了,或者反過來我也不介意。」
「蛤?登出世界是要怎樣登出,你給我說看看?」
「這還不簡單,委託這邊的職業級達人就好了。」
歐陽英治微揚著唇角,淡定裡透過一抹猖狂的表情,令人心生恐懼。
在他這個見慣不正常狀態,早已經對何謂正常感到麻痺的職業殺手眼中,僅僅是個猖狂的人並不會讓他產生恐懼,真正可怕的反而是冷靜客觀地跨在正常與不正常邊界中,讓人無法讀不出思緒的人。
「厚……丟吼,差一點把這傢伙忘記了,兩個小畜生還在裡面吵吵鬧鬧。」男人轉頭望向他,道:「抱歉,你實在太沒存在感,我都忘記你在這裡。」
所以才吻了那麼久嗎?——他不曉得這個失禮沒下限、跋扈無極限的傢伙是何許人。要是這傢伙傷了金咪與翡翠,即使得追男人到天涯海角,他也一定會追上去替寶貝們報仇!
「進來吧,我帶你去找他們。」男人一招手。
花了一秒鐘他猶豫著該不該跟在男人背後,房內設著什麼陷阱等他自動送上門?但兩個小寶貝的身影浮現眼前,他立刻踹開遲疑,跨進屋內。
他無心欣賞室內格局,經過鋪著長毛地毯的玄關,看到面前有扇門,他立馬衝上前打開,想找寶貝們,只是——
「你急著上廁所嗎?」
男人勾著唇,頭朝另一扇裝飾著雕花玻璃的木製隔間門,道:「要去快去。牠們在客廳裡,你上完廁所就過來。警告你,沒洗手靠近我的話,我會把兩個小畜生丟進暖爐。」
他當然不會給男人下手的機會。在男人講完威脅前,他已經搶先男人打開隔間門,邊大喊著金咪和翡翠的名,邊四下張望找尋——找到了!
黑得發亮的貓兒懶洋洋地,在暖爐前的睡墊上伸了個懶腰,用牠翡翠色的水眸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馬上意興闌珊地別開臉,繼續盤身呼呼大睡。
我行我素的翡翠做出這種反應就算了。但是連一向都纏著他不放的金咪,居然聽到他的喊聲也沒半點回應,趴在暖爐前的單人沙發上,意思意思地看他一眼,搖晃了下肥厚如盛開菅芒花的長尾,草草了事。牠的眼神像在說著「喔,你來了」,絲毫沒有要下來在他腿邊繞來繞去、熱切歡迎他的意思。
他還沉浸在兩隻寶貝愛理不理的態度所帶來的打擊當中,下一個更大的打擊接踵而至。
那個威脅著要把他的貓丟進暖爐中的男人,不過是吹了聲口哨,寶貝們便咻地——一隻跳下沙發,一隻離開睡墊,全部衝到男人腿邊,還不停地喵喵叫著。彷彿男人才是牠們的主人,熱切地上前迎接。
他當下雙膝一軟,難以置信地跪在地上,「金咪、翡翠,爹地在這邊呀!」
兩寶貝卻依然對他視若無睹,磨蹭著男人的腳,直到他看見男人掏出零食,這才理解為什麼。為了寶貝們健康著想,他從不給他們吃零食,想不到這卻變成寶貝們被拐跑的理由!
「愛情這種東西很不講道義,愛他們、替他們著想、保護他們,一下子卻被壞男人用甜頭拐跑。」男人彷彿看穿他的思緒,咧著嘴說:「我是過來人,我懂。」
「少來這一套,什麼『我懂』!」
任務失敗,寶貝們倒戈,這接二連三的打擊,加上前途未卜的壓力,他不禁爆發。
「金咪和翡翠本來是在這世界上唯二不會出賣我的,都是你……都是你……還有你!你們想怎樣!想幹掉我?快動手!連金咪和翡翠都不理我,這活地獄沒兩樣的世界還有什麼好眷戀的,動手、動手!」
一隻手突然揪住他後頸衣襟,向後拉扯,嚇得他連自己出聲驚叫都不知道。
「飯廳在這邊。」冷冷地,歐陽英治說。
「什……什麼?」
但歐陽英治沒有費事回答,一路把他拉到起居室另一頭。來到一張容納四人座的方形大飯桌前,才鬆手。
白湯沸騰中的傳統圓狀火鍋,放在攜帶型的瓦斯爐上,中央的小煙囪不停地冒著蒸氣。
「坐下。」
歐陽英治的命令裡有一股讓人無法說「不」的魄力,儘管他一頭霧水,也只能乖乖地搬開眼前的椅子,坐在飯桌前。
接著歐陽英治離開飯桌,從小冰箱中取出一盤盤已經處理好的食材。這些包山包海、五色俱全、新鮮可見的火鍋料,不一會兒就將整張大飯桌堆得毫無空隙。
在這當中,哄完了金咪和翡翠的男人,也過來幫忙端盤送菜,還手腳俐落地開了一瓶紅酒替每個人一一倒入杯中,包含他面前的那一杯,然後天經地義般地坐上主位。
最後入座的歐陽英治,舉起酒杯。
「感謝過去一年天佑彼此,能活到今天,乾杯。」
「慢著慢著,不是感謝老天,是該感謝我吧。有我守護著小治治,你才能活到今天。你應該獻酒給我才對。」
「獻酒是紀念往生者。你這麼想成為過去式?」
「蛤,你說誰是過去式?」
望著兩人的你一言我一語,彷彿忘記他這個局外人在場似的,讓他感到既莫名又好笑,到底為了什麼他們要綁架愛貓們,將他架到這個餐桌上一起吃火鍋?他完全不曉得他們腦子裡在想什麼。
通常他也不在乎,反而會覺得認識了「目標」會讓人難以下手,就好像養了豬當寵物,在移情作用下你很難再吃豬肉一樣。
「——喂,小汪你怎麼說!」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