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2017-2018VIP惡葳喵喵別冊短文「三」~Fin

新孽火「暖爐、殺手和火鍋」之三

~本文為2017~2018年惡葳喵喵俱樂部,免費贈送的VIP別冊電子版,共分三回連載~

爐火

驀地,爭吵得正火熱的男人,猛地轉過頭來朝他拋出一句。
他愣了一下。小汪?男人這樣喊,是把他當狗看嗎?
「嘖,搞錯了。」
現在是怎樣?男人那副憤憤不平的表情,是他該向男人道歉,說不好意思都是他坐在這裡,害他搞錯?
「不是你的錯。這個人想念他的小弟想念過頭,不要介意。」歐陽英治說著,並舉杯示意道:「新年快樂,不要客氣,喜歡吃什麼盡量吃。」
但是他多心?空氣中已經飄盪著一股傷感的味道。
該不會那個「小弟」已經往生,所以今天大費周章地叫他坐在這兒,只是要他當替身嗎?背後突然一陣陰涼,讓他忍不住往後一瞥。
「誰會想念那個笨蛋,他早就不是我的細漢。」過沒兩下,男人悻悻然地開口。
「離開很容易,走回路很難。」歐陽英治說。
「那是笨蛋小汪的覺悟不夠,要是讓我作主,絕對不會讓姓管的——」
「我指的是你。」
預想不到的沉默降臨。完全狀況外的他,盯著兩人瞧也挺尷尬的,索性遵照之前歐陽英治的吩咐,將面前擺放的油花勻稱的鮮肉,一口氣全下鍋。這或許會成為自己的最後一餐,他還是吃飽一點的好。
少了說話聲,滿室只剩圓鍋咕滋咕滋作響著,小煙囪冒出的裊裊白煙,與瓦斯爐躍動的火——溫暖、舒適、安心——彷彿他真的在老家和親人團圓著似的情感,脹滿胸口。
他忽然能體會到賣火柴小女孩的心情,即便是假象又如何?這一時的慰藉說不定是自己絕無僅有的最後奢侈了。
「肉熟了。」
見他遲遲未動筷,歐陽英治幫他把肉夾到小碗,再將沾醬遞到他面前。不知多久沒有和自己以外的人同桌吃飯,或像這樣接受他人好意幫忙的夾菜遞醬。這些年自己都是一個人面對著牆壁,草草得扒兩口。
「冷了就不好吃。」
不知名的情感漲到胸口。
「小治治,你管太多了。」男人冷瞥他一眼,轉頭對歐陽英治說:「你這麼愛管,來管我就好。不要忘記你頭一個該負責的,是好好地餵飽我的這件事。」
「你是三歲小孩嗎?」
「這跟幾歲沒關係,你是誰的人,不要忘記了。」
「我當然是我自己的人。」
「蛤,有種你再說一遍。」
「三歲小孩聽不懂大人在說些什麼嗎?」
不想讓歐陽英治為難、被人找碴——他訝異於自己心中竟自然而然地產生這樣的念頭。
明明在半個鐘頭前,他還千方百計想送顆子彈到歐陽英治腦袋中,現在卻為了不讓歐陽英治為難,主動把食物送進口中。
「好……好吃……」
吃進口中,他不禁讚嘆。如果這是他在世上最後吃的一口食物……想著,淚水來不及阻止就掉了下來。
「喂、喂,真的假的?只是吃塊肉有這麼嚴重嗎?應該不是這肉難吃到讓你想哭?」男人發自內心訝異的口氣說:「還是作殺手這麼歹賺,你有多久沒吃肉了?」
他專心地將軟嫩的肉片細嚼慢嚥地吃下肚,才回道:「好吃的是這個湯頭。歐洲沒有半間能端出這種味道的大骨湯頭,濃郁卻清爽,味甘卻不燥,增加肉的鮮度與風味……還有這個蒜蓉醬,我在這邊的超市找到的都是些東南亞貨,完全不是家鄉味,你去哪裡買到這麼道地的醬?」質問地看向歐陽英治。
「哪裡都找不到,自己作不就得了。」
「咦!!這是你自己作的!」
挑起眉,歐陽英治一副這有什麼需要大驚小怪?的表情看著他。他還想追問作法的時候,一通網路電話打到男人的手機。大快朵頤中的男人,沒放下筷子,按下擴音通話鍵。
「怎樣?」
『說句辛苦了,不會要你的命吧,夏寰。』
「辛苦了、辛苦了,堂堂的女暴君跟我討糖吃,怎能不給呢?」
『草,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見識到真正的女暴君是長怎樣。』擱置一拍子後,『第二殺手已經順利解決,後續處理我這邊會進行,一會兒把影像檔傳給你。』連「再見」都沒說,就聽見通話結束的「咚隆」。
「你聽到第二殺手的存在,似乎不怎麼吃驚?」歐陽英治開口,「他們有告訴你,如果你失手,會有人接棒嗎?」
他搖頭。「我失手的當下,照理是死路一條,告訴一個死人這個情報,也沒什麼用處。」
「不過第二殺手瞄準的不是我們這裡,是你剛才所在的大樓樓頂。」男人將手機中的影像檔,接上電視螢幕播放出來。
影片中很清楚地紀錄下,第二殺手在他轉頭面向歐陽英治的瞬間,原本要對自己扣下板機,千鈞一髮被一群黑衣人制服的模樣。讓他再次體認到自己站在鬼門關前不到半步遠的事實。
所以?雇主不打算放掉我這個活口,落入你們的手中,我也沒比較好過啊?等著我的依然是死。——不過,他必須承認他們起碼沒讓他當個餓死鬼,勝過這次的雇主。不但死前讓他飽餐一頓,還能吃到家鄉味,也可說是死而無憾了。
唯一掛心的是金咪與翡翠……。
「你放心,我們不會把他們抓去做成貓鍋,世界上好吃的東西多著是。」
這個看起來粗線條、沒神經的男人,竟能看出自己在擔心些什麼。他嚥下橫亙在喉頭的恐懼,點點頭。
「你們……想要在哪裡……解決……我?」
垂著頭,看著自己交疊的雙手在膝蓋上顫抖。他不會向他們乞命。他們願意分慈悲心給寶貝們已經是謝天謝地。他這樣雙手不知沾染多少鮮血,從來也沒對目標們手下留情的人,沒有資格也沒那個臉求饒。
咚!
一把自動手槍丟到他面前。
他徐徐地抬頭看向歐陽英治,歐陽英治清澈的黑瞳波瀾不興,這是無言地要他識相地,自我解決嗎?
也是。人家又何必為了一個殺手,髒了自己的手?
他做個深呼吸,握住那把槍。
不過感謝這兩個思慮不周的呆頭鵝,自己提供了武器給他。雖然短槍不是他擅長的武器,但在緊急狀況下,他也不是不能用短槍涉及。
所以在他面前有兩條路,一是賭歐陽英治和他的男人vs自己,誰的槍法快又準。如果他有辦法連續解決兩人,他就可以帶著金咪和翡翠回去。一是接受死神的召喚,承認自己的失敗,離開這個世界。
他將食指扣押在板機上,動作極為緩慢地,慢慢將槍口舉起,對準正對自己而坐的男人。男人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挑著眉,似笑非笑地回看著。他接著又一丁一點地將槍口從男人身上移開,往著歐陽英治的方向移去,男人臉上的笑消失了。
歐陽英治的表情並未因為槍口朝向了自己,而有多大改變,與方才把槍交給他的時候一模一樣淡定,不見半點動搖。
這人的心臟是鋼鐵打的嗎?
與這個人一對一,勝算是多少?
假使這次再失敗……諸多的想像,未來與過去在轉眼間不知在腦中繞了多少圈,就在這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分鐘當中,他終於下定決心!
「喀!」
他原本緊閉的雙眼,訝然地張開,看著自己含在口中的槍口。
「好好的火鍋不吃,吃槍作什麼?怪人!」男人哈哈大笑,拍著膝蓋說:「這人是個憨大呆耶,小治治。」
「槍裡的子彈來不及送到,你到這邊去領。」歐陽英治將一紙信封放在他面前道:「裡面的地址可不要搞丟,迷路沒人能去救你。」
信封裡裝著的,不只是一張寫著地址的便條紙,還有一本貼著他照片、名字很陌生的護照,一張前往台北的單程機票,一張黑色運通卡,出發時間就在數鐘頭之後。
這是要讓他逃離雇主的追殺嗎?
「為……什麼?我們非親非故……而且我是……」
歐陽英治搖頭。「我明白地告訴你,這不是提供你援手,是在利用你。」
「而且你沒有選擇權。」男人咧嘴追加說:「你剛才若是對我或是英治開槍,現在已經被我們的人射成蜂窩,輕鬆上路。可惜你還蠻傻的,恭喜你,這讓你又可以多活一陣子。至於能多活多久,得看你的造化。這趟回家路不好走,一不小心你就得回老家去報到。嘿,我說的老家可不是你從小到大住的那個老家喔,哈哈。」
他拿著信封,吶吶地說:「你們到底利用我想作什麼?」
「進行恐怖活動。」
恐怖……是那個搞自殺炸彈,或是公眾掃射的恐怖活動?他嚥下一口氣。「你們是恐怖份子?」
「不是。」
「可是你剛才說……」
歐陽英治插口道:「有時候能夠阻止恐怖行動的,只有恐怖行動。」
「……你是說以暴制暴?所以是反恐任務?你們是公安?條子?」
「噗、噗、噗,都不是。我們只是我們,兩個愛管閒事的逃犯,一個無業遊民與現在失業中的醫生的組合。」男人一揮手,得意地說:「有誰規定市井小民、無名小卒不能多管閒事嗎?」
「不,的確沒這種規定。」他拿起機票。「我知道了,我會照你們所說的去作,只要跟我說一件事就好——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不相信你們會是什麼無名小卒。」
兩人對望一眼。
「歐陽英治。」
「夏寰。」
彷彿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頭銜、沒有其他身份,也再無須更多的解釋或說明。所以最終他還是不知道這一對和他共同跨到新一年度,一起吃了團圓?火鍋的夫夫——到底是何方神聖。他決定扛下任務的理由,有一部份就是為了找出答案,不弄清楚這奇葩二人組是誰,他死也不會瞑目!

(~F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