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2017-2018VIP惡葳喵喵別冊短文「一」

新孽火「暖爐、火鍋與殺手」之一

~本文為2017~2018年惡葳喵喵俱樂部,免費贈送的VIP別冊電子版,共分三回連載~

爐火

人們為何要慶祝新年?他一直無法理解。
新的一刻,新的一小時,新的一月……但這些「新」的時間轉眼就「舊了」、「過時了」、消失在空氣裡面,猶如這些一片片掉落地面融化成水的雪花。
不過是一分一秒、一月一年,或365天,沒有停止轉動的地球又轉了一圈,所以有什麼好稀奇?
人們恨不得能逃避開老、死,卻又矛盾地慶祝自己多老一歲,多離死亡近一點。好一個「謎」,不是嗎?
不過有空去解這個謎題的話,他寧可以把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活動上面。像是睡到自然醒,多陪陪家裡的金咪與翡翠,或是研究一下如何把現有的狹小廚房改造得便利。他希望烤箱能換個大一點的,起碼要能裝得進一隻烤雞。
新年不新年的,對他這個365天都在待命,等待隨時會來臨的召喚的人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
呼…….好冷。
上從鼻孔、下從嘴巴,凡是用來呼吸的孔一張開,噴出的熱氣全化為白霧冉冉揚起。眼睫毛上結霜的小雪花,僵冷到無知覺的鼻頭,這些全部都是為了圓滿達成工作,而不得不忍耐的嚴苛環境。
但最可怕的並不是待在接近零下三度的氣溫中,在一無遮蔽的大樓樓頂上,無止盡地待機,只為等待一個最佳的射擊時間點。
他瞇著眼,從遠距離射擊專用窺孔透過準心前端,一動也不動地瞄準著,隔著兩個街區,直線距離超過50公尺的那一棟高級旅館七樓的VIP室——唯一面向街道的落地窗口,徐緩地控制呼吸步調。
無論什麼工作都一樣,最大壓力其實來自內部=自己。因此眼前他的最大威脅不是冷到指頭凍僵的惡劣氣候,是他腦中另一個嚷著「快點結束工作,早點回家,好抱著寶貝們一起在暖爐前打盹!」的自己。
焦慮→不耐煩→分心。
種種不必要的情緒將會影響工作上的表現。在他的情況來說這不僅只於工作成果是好或壞,他的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是成功並獲取報酬,二是失敗面臨處分,兩邊都是不折不扣人命關天的大事。
他刻意將搭在扳機上的左手食指,輕輕地往下壓了一公釐,這種一個差池很可能會發砲出去的緊張感,可以讓他保持高度專注力,重新將意識集中在耳朵與眼睛上。
盯著遮光窗簾的縫線,透過耳內的無線監聽器,接收著「目標」在室内的動靜。雖然從十幾分鐘前,耳機內傳來的全是電視轉播中的喧鬧跨年秀,聽萬年不變的老套對白荼毒著大腦,催眠指數破表。
『哇噢噢,大家準備好了沒?離迎接新年只剩倒數一分鐘了!』
連電視機裡的主持人呼喚也可聽得一清二楚,這款監聽器買破表得有價值。
「喂——」
終於聽到了電視聲響以外的人聲。
「喂喂喂——小治治——你還在蘑菇啥小,倒數就要開始,你再不過來,會錯過一年一度的1001煙火秀。」
這說話痞痞的男人口中喊出小治治,讓他確定自己的目標,不是這個背對著自己槍口,身體大半被窗簾和長沙發椅背遮蔽住,勉強可瞥見半邊腦袋和寬肩的人影。
除非他的目標是個會自己喊自己「小治治」的變態神經病。
「歐陽英治」,一個不算特殊,卻並不常見的名字——「他」就是他這次接受委託,必須一槍斃命,從世上除去的「目標」。
通常他不會去管目標姓啥叫什麼,只記目標的長相,確定自己沒把準心對錯人,沒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浪費掉寶貴的子彈。相信世界上也沒有哪個不相干的路人,會高興替誰誰誰做了替死鬼。
然而「歐陽英治」這個名字,他倒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記住。
因為是個少見的姓氏?或許。
第一次碰上奉命要解決掉的目標是出身同一座小島的同胞?想印象不深都難。
看在大家根出同源的份上,他會讓他這條黃泉路走得更好更平順。比方說,「小治治」本人察覺自己已經斷氣前,已經走在黃泉路上的那種平順。人家是無痛治療,他可以給同胞先生一個殺必死——送他個無痛暗殺。
這時他的耳機中聽到另一個人的聲音(肯定是小治治的聲音,房內別無他人了)。
「錯過再倒回去看就行,反正有錄影。」
「你說什麼!」
說時遲,倒數聲歸零之際,響起的爆聲掩蓋過這兩人的對談。

『三……二……一!!————新、年、快、樂!!』

連串爆炸聲響,想必是螢幕送出的大量閃光,映照在他視線前方的牆面上,揮灑上華麗的光影,此刻身在煙火秀現場的每個人,正陶醉在這美不勝收的景色中吧。
假使這不是電視轉播,現在這片璀璨火花就會是送小治治上路的最佳賀禮。
可惜天不從人願,僅僅是差之千里的距離,讓最佳時間一變為最糟狀態。聲音全被爆炸聲遮蔽住的這一點,宛如一雙隱形的手掐著喉嚨,他只能在這大雪紛飛、視線不清的屋頂上,在失去唯一可靠的聽覺的情況下,束手無策地乾瞪眼、空焦急。
不能急←不要急←不必急。
只是區區一分多鐘的煙火秀,諒他們也不可能插翅飛出這旅館房間。這和瞄準鴿籠裡面的鳥兒一樣簡單,只要耐心等待一定會降臨的狙擊時機,必能完成這工作,輕鬆賺上一票。
他一動也不動,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窗簾前方的人影動靜,期待著目標會主動走入他狙擊鏡的範圍中。
『轟隆轟隆,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煙火聲彷彿永無止盡。
「看吧,一年一度的煙火,好心叫你快點過來看,你還在那邊拖拖拉拉,看吧看吧,結果你完全錯過了。」
熬過這將近一百多秒的空檔,再度捕捉到目標們的動靜,他眉頭間爆表的壓力些許下降。很好很好,繼續對話下去,小治治快點走到沙發前,走到槍口的正前方。
「……我沒錯過。」
「蛤?你睜眼在說什麼夢話!你還沒睡醒是吧,小治治?哈哈,是不是昨晚作得太激烈,讓你不想醒呀?這我很可以理解。我可以現立馬再帶你回床上去滾一滾。」
原本坐在沙發上,誇口的男人倏地起身,寬厚的背毫無防備地暴露在槍口前。
男人大概作夢也沒想到,自己離死這麼近。以目前的情況來說,他想要的話,隨時可以要了這個男人的命。
男人真該高興,他不是個恣意開槍的殺人狂魔,是個有高度職業道德的一流專家。
講實在,子彈可不便宜。
「……誰規定跨年煙火一定得在電視前看。現在網路這麼方便,既可用電視看轉播,也可用手機,一點問題也沒有。」
「靠,你用了偷吃步!」
「……這叫文明的進步。明明有方便好用的道具在,誰會堅持過石器時代的生活?笨蛋嗎。你這麼熱愛懷古,怎麼會看電視,應該去找收音機聽廣播。」
「喔厚……居然和林杯鬥嘴鼓。這算啥伙?新的一年你想造反是不是?跨完年馬上在口頭和我唱反調,你皮在癢?」
「……我和你幾時意見相同過?久遠到我不復記憶。你活在哪個平行世界我不清楚,但這個次元對智商要求挺高,對非我族類的人也不是很親切,你最好快點回自己的次元去。」
吵架?拜託,什麼時機不好挑,竟挑現在?
他最痛恨劇本外的臨時狀況。
照道理,現在「小治治」應該走到沙發區,和另一半卿卿我我——好讓他用一顆子彈,送他們幸福地一起上西天。如果「小治治」的另一半是個他最難抗拒的熟齡美女,他或許會槍下留人。他偏愛的A片主題就是,熟齡美女穿上黑色喪服的未亡人題材。可惜不是,可惜。
「對我用這種沒血沒眼屎的口氣說話沒關係嗎?小治治。」男人半朝著房間的另一頭,高聲叫陣。
「……一直是這種口氣,沒變過。」一頓。「……你應該知道台語的『目賽』不是『眼屎』而是眼淚的意思吧?」
「眼屎眼淚還不都一樣!」
「……你最好向全世界的生物學老師道歉。」
還吵?死到臨頭了還不知道,還浪費時間在爭吵上面?可悲。不知這場架會吵到什麼時候?他忍不住眉一擰,一個這麼單純的狙擊任務,卻左等右等不到目標現身,只能聽見聲音……。嗯?!
一瞬間,他胸口起了騷動,彷彿有個很重要的事被忽略了。出門前忘記檢查瓦斯開關似的不安感,熊熊來襲。
是什麼?他所忘記的「點」究竟是什麼?
「呵呵呵,你確定你要討論這個話題嗎?小治治。不要忘記,能把到你這位天才外科醫,就是我智商有多高的最佳證據。」
「……」
「無話可說了吧?嘿嘿,想鬥贏我,你再回娘胎去重修比較快。」
這一次「小治治」的沉默更久。認輸了?這場鬥嘴終於要告一段落了嗎?他鬆口氣。很難講目標會不會一氣之下,離開旅館。那他勢必得從A案的長距離狙擊變更為備案B。他討厭近距離動手,有違他的美學,但是他的原則和任務失敗的下場相比,只是個屁。
「我大人有大量,你過來這裡跟我下跪道歉一下,我可以原諒你回嘴的不敬之罪。」咚地,男人大剌剌地一屁股坐下,拍膝說道。
「……」
「這可是跨年才有的特赦,你不要太不識相讓你屁股痛上好幾天。」
「……」
小治治似乎不打算打破沉默,現狀呈現膠著,對此感到不耐煩的人,顯然不止他一人。
「繼鬥嘴鼓之後,你的新招數是裝聾作啞嗎?太遜了吧。是個男人,就該清楚,躲得了一時,躲不了永遠,出來面對才叫好漢。」
沒錯。男人這句話完全說中他的心坎,他等不及想拜見目標=小治治的尊容。
「……吵死了。」
「你裝死在先,不能怪我吵死在後。」
「……待在這邊已經冷得要死,還得聽你比南極更冷的笑話,你以為你是救冷嗎。」說話的口氣已經不叫冷,而是冰凍三丈非一聲寒。
「哈,舌頭不是還很溜嗎?看看這兒的暖爐,柴火燒得有多旺,熱騰騰的食物在爐上,還有我這個全世界最炙手可熱的男人由你攬任你親。好康多到爆,你不快點投奔到我的身邊,一起來客個燒,還在等什麼?」
從窗簾縫隙可看到男人動手拍了拍隔鄰的空位。
這也正好是他祈禱獵物自己送上門,一「槍」雙鵰的絕佳射擊點,他不禁揚起唇角,在心中助陣,希望他們倆快點客燒在一起。
「……姑且不談你廣告誇大不實的部份,不過說到熱騰騰食物,熬了大半天的火鍋湯底確實是熬得差不多了。比起待這種冷死人的鬼地方,不如坐在有暖爐的房間裡,開火鍋派對,一起慶祝跨年比較有意義。」
他忍不住吞嚥一口口水。暖爐加火鍋,如果將自己所處的地方比喻為寒冰地獄,那兩人所在的旅館房間無吝是天堂。
「有意義沒意義都沒有意義。廢話不要再多說,你過不過來?」
「……這個問題的回答權不在我,你該問的是今天的主賓。殺手先生,你可以賞個光來參加我們的火鍋派對嗎?」
他一愣。殺手……先生是?
「喔草,人家完全沒反應。靠,這麼大牌……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沒有好好地邀請人家!小治治。這樣不行,人家沒有感受到你的誠意,才會擺臉色給我們看。」
「……換你來。」
「怎麼可以推拖到我頭上,我們說好的,誰輸誰去邀請,猜拳輸掉的是你。」
「……不想換,就閉上嘴閃邊。」
男人吹了聲口哨。
「小治治火氣好大,看樣子滾到沸騰的不是只有火鍋湯頭,恐怖喔恐怖,最好別再繼續惹他生氣囉。」
彷彿在附和男人的警告聲,「小治治」冷聲道:「……我這樣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說了『殺手』這兩字,你還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接受現實,轉過頭來面對我?——這個你打算幹掉的目標。」
寒氣像一隻隱形的手,攫握赤裸裸的心臟。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歡迎參觀李葳同人誌專賣店